首页 晚唐浮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一章 反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清晨的大街之上微微有些寒意。王知言在邵氏亲兵的护卫下,步行前往州衙。
  六十多岁的人,晨风一吹,身体下意识佝偻起来。
  河北习俗,无论寒暑,无论官大官小,要么步行,要么骑马,都暴露在烈日或霜雪下,没有肩舆给你坐。
  邵树德当初在灵夏也是骑马。后来怕被人刺杀,这才改成了马车。
  风气就这样,忍着吧。
  城门已经打开,街道上也有很多百姓在忙活生计了。秋收已经完毕,正是一年中经济逐渐走向活跃的时候。
  中秋已过,接下来便是非常重要的盛大节日重阳。再后面,还有秋社、下元、冬至、腊日、岁除等节日,让劳累了一年的百姓可以充分休息、娱乐。
  王知言仔细观察着。
  如果夏兵大肆劫掠了,那么城市不可能现在就已经恢复。这只能说明一点,邵树德对麾下部队的控制力比较强,约束得比较好。另外一点就是,他的地盘非常稳定,在源源不断产出粮饷。
  但话又说回来了,产出粮饷也不意味着军纪就好。古来开国时期的部队,尤其是那些义军,基本都没有军饷。即便有了稳固的后方,那也只是保证粮食供应,军饷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没有。这个时候你就不能保证军纪了,军官也没有勇气约束军纪,烧杀抢掠就成了必然。
  夏军有稳固的后方,还有稳定发放的赏赐,并且没有中断过,王知言已经有所明悟。
  城门打开后,第一批进来的是运粮的车队。
  王知言避让到路边,仔细观察着。
  看他们的装束,定然是夫子了,这没有任何疑问。
  很多人带着武器,弓梢是人手一把,但没有上弦。这不奇怪,河南、河北都这样,老百姓将成材十年的桑树卖出去做弓材,一般自己会留一些,找人制作一把弓梢备用。家里的榆树到了年限后,部分卖出去,剩下的也会找人制作一把矛杆,农闲时练着玩。
  没办法,小命要紧。时不时被征发打仗的情况下,最基础的长矛、刀术、射箭总要会,不然上了阵吃亏的是你自己。
  夫子们说话的口音很奇怪,不是河北,也不是河南。
  王知言仔细观察了很久,特别是注意到一些人虽然穿着唐人服饰,但耳朵上竟然还挂着耳环后,顿时明悟了,这是来自河阳的夫子。
  多年来邵树德一直从河陇往东移民,这些定然是编户的蕃人无疑了。
  河阳二州十县稳定五年了,现在该有多少人?即便没有天宝年间六十万口那么多,只要有一半,支持战争的能力就很强。
  五年时间啊,听闻还是免税,那么五年内积累了多少财富、粮豆、牲畜?这个地方若作为战争的后勤基地,足够压榨很久了,无论人力还是物力,苦一苦三年以上完全没问题。
  再长的街道也有尽头。王知言很快来到了州衙,随从们被留在外边,他本人则进去拜访夏王邵树德。
  “既然以前叫含嘉仓城,那新落成的殿就叫含嘉殿吧。”中堂内响起了洪亮的声音:“含嘉殿抓紧收拾清理,置办的器具不用太奢华,能用就行。含嘉仓城也不能停,选址你们再合计一下,给我留出足够的农地,就在含嘉殿与仓城中间,最好连成片。”
  含嘉仓城是位于洛阳皇城内的粮仓,有水道直通城外。因为隋末兴洛仓的教训,国朝便把粮仓修到了城内,同时承担中转粮库的职能,即河南各地的粮食通过水路运输进含嘉仓城后,再转运至关中,因此容量非常巨大。
  “大王,仓城基址犹在,仆正在设法修缮总计四百余个粮窖,最好不要大动。”封渭的声音也适时响起,只听他说道:“含嘉仓城与东城之间有片林子,或有数十亩,可用之。”
  “就这片地吧。”邵树德满意地笑道:“待天下太平,我不再征战的时候,便住于含嘉殿,侍弄花草瓜果,看看能不能整出什么新玩意。”
  封渭凑趣地笑了两声。上位者的话,听过就算,别当真。一般醉心于田园的,那都是失意官员,一旦给他们机会,保管收拾东西回京,再也不想田园了。
  “这事我知道了。你速回洛阳,紫薇宫城的修建才是重点。”邵树德吩咐道。
  国朝西都长安,有大明、太极、兴庆三宫,东都洛阳则有紫薇、上阳二宫。
  建设一座城市,你得有理念。洛阳宫城的理念就是“星汉”、“河汉”。
  简而言之,就是借助天体理念,紫薇宫城位于洛阳西北的高亢地带,以建瓴雄姿,俯瞰全城。皇宫被比为“天极”,因此主宫城的名字叫做“紫薇”。紫薇宫城周围又环列小城,包括含嘉仓城在内,呈拱卫之姿。
  贯穿城市的洛水有若天汉,即“洛水贯都,有河汉之象焉”。城市主轴线的位置上,还架起了横跨洛水的桥,以附会《尔雅》中斗牛星、牵牛星之间的“天汉之津”。
  这种重要的都城建设,你要有规划、有理念、有匠意,将各个功能建筑融合进城市整体的设计理念之中,不是随便修的。
  洛阳就是星汉、天体理念,邵树德不打算大改,只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在细微处和看不见的地方做改动,不破坏整体风格。
  封渭匆匆离去之后,在外边等待许久的王知言被请了进来。
  他的面色不是很好,看起来有些发白。
  他本不信这个世道之中,有人能统一天下。藩镇割据的痼疾不是一两代人能清除的,当先挑战之人必将受到残酷的反噬,最后与割据势力或思想同归于尽,为后兴起的真主做嫁衣。
  但他见到了什么?一个自大狂?煞有介事地开始修起了宫殿,人生短短数十年,你真能料理天下诸侯吗?还是在不制造第二个威望可以比肩你的人的情况下。
  但轻视之余,又有些战栗。
  他也是读书人,对这个天下总有些畅想,对第一个跳出来接受反噬的人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敬佩。但佩服归佩服,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不能独为自己而活。夏王想要一统天下,我就要抗拒一统天下,这是利益之争,没有丝毫退让的余地。
  “让王别奏久等了。”邵树德吩咐他坐下,然后说道:“罗帅可好?”
  “甚好。”王知言看着这个古铜色皮肤、气质略为坚硬的武夫,说道。
  “罗帅遣你而来,定有要事。”邵树德笑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