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道高人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48章 揭惊世真相,断华夏龙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还是厉害啊。”
  
  “和金袍准王的差距真的有些大了。这不怪这群人看不起下等位面的天骄,视其为蝼蚁,其本身就的确完全不是对手啊。”
  
  “这就相当于我现在面对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那些天骄一样,别说曾经的,就是现在这个世界里的天骄在我眼中也不强了,随意屠杀的那种。
  
  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的上限极低,自然更甚。
  
  所以正常来说我也同样很难将那样的一群存在放在眼里。
  
  类比现在金袍准王对待我的态度,几乎一模一样。”
  
  苏离渐渐的能确定金袍准王乃至于那些上层存在的意思是什么了。
  
  因此,这样的试探其实也就已经没有必要。
  
  苏离终于停止了无尽的试探,然后盘坐了下来,将血塔印记立在了眼前的虚空,并开始冥想,尝试着去了解其中的因果。
  
  这样的手段,几乎算是没什么防备了。
  
  金袍须弥老者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本焦虑的心态立刻兴奋了起来。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没有想到还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好处啊!
  
  金袍须弥老者开始凝聚杀机,然后在准备忽然释放的时候,忽然他自己停顿了一下,杀机消散了。
  
  “……”
  
  “我踏马……”
  
  “这习惯都养成了?”
  
  “我草草草!”
  
  金袍老者差点儿吐血,一张老脸都有些扭曲了起来。
  
  这闹的,就好像是儿戏一样。
  
  这事情就不说了,关键是一群金袍上层,也就是那一群王什么的,全部都笑疯了。
  
  特别是那天狐王碧姬,真是笑的他的灵魂都差点儿被魅惑了,又是丢脸又是无语。
  
  天狐王碧姬笑得花枝乱颤,吃吃道:“哈哈哈哈哈,可真是,最近一直没什么好消息,虽然你这须弥准王没有能弄点儿好消息出来,却也难得的让大家开怀大笑了一番,当真是不容易啊。”
  
  气运王贾永生嘿嘿怪笑道:“这得有多么真诚的心,才可以演出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杀与反杀啊!你管他搜寻不搜寻,在其准备收手的刹那动手就行了。”
  
  左手剑王叶序嗤笑道:“说到底还是求稳,哪里有那么稳的?人家能当人皇,一定是有一定的命运加持的,而且一直收割收割的,将这韭菜都养得比大树还粗了。”
  
  这时候,那夺命王离闻天嘿嘿笑道:“原来越是收割就会越来越粗?这么好的方法,左手剑王叶序你该好好的用一下了啊,毕竟你终究还是太细了。”
  
  叶序怒道:“你不要胡说!”
  
  夺命王离闻天怪笑道:“我可没有胡说,这是你道侣告诉我的啊,她应该不会骗我的吧?”
  
  叶序闻言一怔,随即大怒道:“你说什么?!”
  
  离闻天道:“你特么是不是傻?你道侣是我一个皇族的妹妹,告诉我这些有什么不妥?你以为那啥?我睡了你道侣?”
  
  斩道王姬无道:“你们真是混账东西,这也套?还以为吃了个瓜,结果你们两个在套着玩呢!无聊。”
  
  离闻天道:“的确无聊,没事就套,当是一种锻炼吧。”
  
  叶序道:“这也比那须弥准王要强啊,他这都成啥样了。”
  
  天狐王碧姬道:“这就是习惯的可怕啊。”
  
  生命王雅米娜道:“习惯不可怕,可怕的是让你养成习惯的过程。”
  
  天狐王道:“看样子生命王感触极深,不如分享一下你与华太初不得不说的秘密?”
  
  生命王雅米娜道:“好啊,我们私下里说?一边做些喜欢做的事情,一边说如何?”
  
  生命王雅米娜美眸凝视着天狐王,眼中带着深深的爱慕之意。
  
  天狐王碧姬打了个冷颤,道:“咳咳,还是不了,怕你了,你是真厉害,男女老少通杀。”
  
  生命王雅米娜道:“不通杀不行啊,我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被华太初感动了,所以想找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感情,可惜你们都不给我机会啊。”
  
  雅米娜说着,看向了斩道王姬无,道:“你姬家老大,鸡老大,你如何?”
  
  斩道王姬无道:“现在是鸡老大?与你一起那一定就是鸡无了。别找我,我不配。”
  
  雅米娜柔声道:“都是王,谁不配呢?”
  
  斩道王姬无道:“是都是王,但是我们是后辈,您是前辈,便是七彩皇都给您鞠躬,我们哪里配?”
  
  雅米娜冷笑一声道:“都是一群无胆的鼠辈,还真以为我是华太初看上的女人了?竟是都不敢碰我?害怕我身上被种下了剑魂剑魄?还被被攻心?被屠杀?”
  
  斩道王姬无道:“或许你可以去试试苏忘尘或者苏离,他们两个是来者不拒,你什么测试都能测试出来了。”
  
  雅米娜道:“放心,我这次会去试试的,嗯,我已经备份了一个角色了,很不错,到时候真得好好试试。
  
  不过具体是谁就不会呈现出来了,免得真陷进去了反而被看了笑话。”
  
  斩道王姬无道:“我绝对不会笑话你,除非实在是忍不住。”
  
  天狐王碧姬道:“这次你竟然也下去了,啧啧啧,该不会是想吸皇气吧?你是想一步超越皇啊。”
  
  雅米娜淡淡道:“是又如何呢?当初不当皇不是没能力,而是卷了,但是现在他们却不想放了?没那么容易的。”
  
  天狐王碧姬道:“若是如此,看样子我们都要跟着收益了,多多少少都有些好处。”
  
  雅米娜道:“那是当然——嗯,须弥再次动手了,不过估计难成。”
  
  天狐王碧姬道:“毫无疑问确实难成,因为那苏离多半是有一丝感应,但是不确定,所以才时时刻刻忌惮着。
  
  就像是我们隐约感到危机却不却一定,那就一定会反复多次查探,甚至不惜打草惊蛇也不会停息。
  
  之前那苏离就是这般情况!”
  
  雅米娜道:“不错,现在没有出手了,反而不是不忌惮了,应该是在等情况出现,这时候那须弥准王出手,多半他反而会有所感应和防备。
  
  这一击固然极强,但是那苏离的战力同样处于上限层次,而且战力更强,所以很难真正的形成致命一击。
  
  最多也就是将那苏离重创一番而已。
  
  不过,若是能将其重创的话,那么就说明,后续这苏离其实也已经逃脱不了他的手掌心了。
  
  只要能重创,其实结果也是一样。”
  
  天狐王碧姬道:“的确,所以这金袍准王须弥也才无所谓,不在乎是否牵引什么其它,直接这么动手就行了。”
  
  两人交流之间,苏离这边的情况,其实和两人所谈的也差不多。
  
  金袍心中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那一击他因为惯性而放弃之后,其实就有了这样的心里想法。
  
  而这样的心里想法,毫无疑问,又同样的被苏离所聆听到了。
  
  于是,苏离干脆也将计就计,再次的这样顺应他们的判定——决定暂时演一下伤势。
  
  只有如此,才可以更进一步的窥视秘密嘛。
  
  至于伤势……
  
  真虚体悟之中要制造伤势又有什么困难的?
  
  更遑论,即便是真被打伤了又如何?
  
  不是还有不少造化点吗,随时拿着疗伤都可以——这时候,省着才是真的愚蠢之极。
  
  是以,苏离这时候冥想的时候,也暗中的保持了戒备之意。
  
  而后,果然在关键的时刻,那血塔印记雕像本身没有任何变化。
  
  可就在某个刹那之间,苏离完全没有‘意料’到的瞬间,一道毁灭杀机狠狠击中了苏离。
  
  这一次的的确确是‘击中’了,以至于苏离的脑袋都炸开了。
  
  其中的神魂更是发出了一道惨呼声。
  
  但与此同时,苏离的神魂也瞬间的衍化一道金光,同时轩辕剑的剑魂也立刻冲出,猛然阻挡了刹那。
  
  苏离无比‘勉强’的稳住了伤势,同时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其一身气息,直接孱弱了九成以上,变得无比的紊乱不定。
  
  另外一边,一击‘得手’的金袍须弥老人立刻冲了出来,接着其手中的魔魂幡猛然之间打出。
  
  “轰——”
  
  无比恐怖的魔魂幡直接爆发出一股遮天蔽日的黑气。
  
  那黑气席卷苍穹,化作如黑暗巨龙般的虚影猛的冲天而下,一口就将震慑住了神魂的苏离鲸吞到了其口中。
  
  “哈——”
  
  金老老者须弥老人的金色残魂无比灿烂,逸散出阵阵金光。
  
  同时原本枯朽的血塔雕像立刻化作血色古老的佛塔虚影图腾,呈现在了这样的一方天地之间。
  
  这时候,苏离汇聚的轩辕剑却疯狂的冲杀,狠狠的劈开了魔魂幡,将魔魂幡都差点儿杀碎。
  
  同时蕴含的孤绝剑意气息,也直接显化出了一缕道韵气息,似乎都更有华太初的那种孤绝剑意的意境了。
  
  面对这一幕,须弥老人反而不惊反喜。
  
  因为他很清楚,以苏离在这个世界的战力而言,不可能真的就被他这样的一招直接就干掉的。
  
  三皇大战的时候,苏离都没有这么的孱弱。
  
  如今,在压低上限的情况下,金袍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苏离,所以尽管拿到了前期的巨大优势,可是不可能就这么一两招干掉苏离的。
  
  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反而很多事情就都变得不那么稳定了。
  
  换句话说,如果太顺利了那一定就是有问题的,反而值得警惕!
  
  反而眼前这样非常的艰难的打斗,才是最为真实的——因为苏离也已经动用了华太初的某些传承了。
  
  虽然很隐蔽,但是不是已经开始用了吗?
  
  只要开始用了,战斗会更加的艰难而且惨烈,但是效果反而更好不是吗?
  
  这样的因果,蕴含着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对于苏离而言,他的演绎自然是超级影帝级别,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判定之中,对于大命运术的运用和牵引,之前的惯性的培养等等,全部都在‘运筹帷幄之中’。
  
  此时,苏离衍化孤绝剑意的意境之后,心神一片宁静的同时,未来会发生什么,他心中也更加的有把握。
  
  就是真正的可以‘运筹帷幄’的那种掌控。
  
  这样的真虚体悟,才是真正的体悟,才是真正的无敌!
  
  而须弥老人呢?
  
  自以为压出了苏离的底蕴,让苏离暴露了其掌握了华太初的因果的真相,因而更加的亢奋,心中想的东西也更多。
  
  而他心中想得越多,也越是让苏离的预判更加的精准,这就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循环——因为苏离也会根据那须弥老人的心思变化而做出一定的配合。
  
  这一次,倒不是因为惯性等手段,而是苏离本就走在了前面,反向过来牵引和收割,反而就不是任何问题了!
  
  此时,须弥老人衍化的金光如火焰铺天盖地,瞬间冲击向了苏离的那一方剑之领域。
  
  其中的剑意触碰之下,竟是被那无尽的金光直接摧枯拉朽一般碾碎。
  
  苏离也似乎有些怔然,呆滞了刹那。
  
  而须弥老人眼中却显出了一抹清晰的嘲讽之意,显出了一抹轻蔑之色。
  
  那眼神似乎也颇为的玩味。
  
  “只是基础的剑意呈现?小崽种,这是远远不够的!”
  
  须弥老人在心中冷笑连连,心道。
  
  “就这样的剑意,早就被我们研究了无数年了,如果还不能破解,那么我们这群王和准王,等待着华太初的传承重现人间之后,被其疯狂再次的屠杀么?
  
  不可能的!
  
  基础的剑意什么的,已经不行了,早就被研究出了破解之法。
  
  只不过,我们是不会呈现出来的。
  
  而你若是呈现出更强的一点点的剑意,那时候我也会装伤做做样子,让你觉得剑意无敌。
  
  但是只要你拿出更强的剑意的话,那么你的价值就会无限的攀升,那时候,我们所可以获得的好处就更多了。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因果拿下,我金袍须弥王的位置就一定可以坐稳。”
  
  金袍老者心中狞笑。
  
  而苏离在获取了这样的信息之后,也毫不犹豫的在震惊之后,直接加强了自己的价值。
  
  剑之领域的道韵更进一步加强。
  
  同时,苏离直接感悟孤绝剑意,衍化华太初那样的孤绝剑意。
  
  接着,苏离脸色沉冷,双眼如冒火一般:“不要脸的东西,金袍竟是下界来算计我,算我输了,但是,你别想这么好过!
  
  我苏离宁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你想拿下我,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说话之间,苏离睚眦欲裂,整个人陷入极度的疯狂状态。
  
  “轰隆隆——”
  
  可怕的和华太初一般无二的孤绝剑意猛然爆发而出。
  
  这一击,实在是太强大了,便连那须弥老者似乎也没有预料到。
  
  他是要装伤,不是要真的被打伤啊。
  
  但是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他立刻骇然的知道不妙了。
  
  是以他几乎立刻衍化无尽金光和佛陀道统,刹那之间进入‘无量觉’的状态。
  
  “轰——”
  
  即便如此,他还是停顿了刹那。
  
  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刹那,须弥老人还是遭遇到了毁灭级的攻击。
  
  “噗——”
  
  苏离的轩辕剑狠狠的刺中了须弥老人的眉心。
  
  “嘭——”
  
  其眉心这一次炸开了足足九道金光,金光之中,九尊须弥老人的魂印如开天印一样轰炸而出,狠狠朝着苏离杀来。
  
  “噗——”
  
  这一次苏离有所防备,反而真的被击中了,浑身震荡,神魂都差点儿崩裂。
  
  苏离心中也是骇然,没有想到这金袍如此厉害。
  
  苏离吐血连连,真真假假,反正有演也有真。
  
  而且那种震撼却也是真的,就是真正的骇然,真正的难以预料的那种震惊。
  
  “嘶——”
  
  苏离倒吸了一口冷气,口中血水喷出的同时,轩辕剑拼死的狠狠刺入金袍须弥老者的眉心深处。
  
  “轰隆隆——”
  
  金袍老者的眉心炸开,神魂遁出的刹那,重新凝聚金袍。
  
  其浑身神魂崩裂,整个人同样惨不堪言。
  
  这一次是真的吃了大亏。
  
  但是苏离动用了孤绝剑意之后,显然也虚弱了几分,再加上苏离的神魂裂开的情况,以至于让金袍须弥老人疯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这一次,看你还如何逃遁!”
  
  “轰——”
  
  金袍老者再次激活那魔魂幡,疯狂吞噬苏离逸散出来的血脉之力。
  
  刹那之间,苏离真正的感受到了命气和皇气的减少——也就是说,这须弥老者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就有些收割到了他。
  
  这是真的厉害了!
  
  不过,别说是被收割,就是演绎一场真正的死亡,只要能挖出是所有的核心秘密,苏离都是血赚不亏的。
  
  而对方看似血赚,实际上赚了个寂寞,因为这个世界不是通天塔麾下,也不是对方的麾下,更是和洪荒神话世界、浅蓝世界等等所有都没有关系。
  
  不好意思,这个世界是他苏离的真虚世界!
  
  既然如此,在这个世界里苏离无敌,又怎么可能真正的被收割?
  
  无非就是让他们暂时先爽一下罢了。
  
  就像是拉人入杀猪盘,前期不给点儿甜头,怎么杀猪呢?
  
  这一次,苏离就是要真正的杀猪,而且杀的还不是一头。
  
  所有牵引进来的王之类的存在,苏离都通过系统有所感应。
  
  连十大王牵引之后,有生命王雅米娜降临,苏离也都知道了。
  
  这些不是天脉谛听的能力,而就是系统给予的信息提示——真虚体悟,只要苏离能把握到核心的能力,那么系统就可以提供对应的‘背景信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