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亮剑开始当老师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40章 分道扬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重庆,国府路232号。
  
  蒋公接到报告,美军的飞机终于找到了第五军新编22师的踪迹,并且给他们空投了电报机。
  
  “快去看看,他杜光亭有没有报告发过来,这新编22师情况究竟如何?
  
  这一消失就差不多一个月了,居然一点音讯都没有,杜光亭办事情,这次太离谱了!”
  
  蒋公手里的钢笔重重的顿在桌面上,看得出他很在意或许是新编22师的消息,也或许是杜长官的消息。
  
  反正就是,挺紧张就对了!
  
  陈辞修非常理解他的着急,亲自去机要室等电报去了,应该杜光亭发来的电报就要到了。
  
  毕竟空投的电台到手,第一时间联系国府,是一个军或者师级军队领导人该干的事情。
  
  所以他不担心等不到,也许他再走慢两步,估计那边电报都译出来了。
  
  果然,当陈辞修来到机要室,那边的电报员,刚好已经把一封电报给译出来,他赶紧过去问:“这是哪的?”
  
  “报告主任,这是第五军,杜长官给委座的电报。”
  
  电报员赶紧递过电报纸,陈辞修匆忙看了一眼,脸色大变,赶紧匆匆回身往蒋公处快步走去。
  
  “委座,杜光亭来电报了!”
  
  心中颇为着急的蒋公,闻言大喜!
  
  虽然有句古话说,有时候一个人没有消息,反而是最好的消息,但是如果是军队的话,长期没有消息,对一个军队的掌控者,对一个统帅来说,却不是好事的!
  
  要么这支队伍已经消亡,要么这支队伍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无论是哪个结果,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得到的杜光亭电报信息时,心中的是极为激动的。
  
  可是当他看到电报里面的内容,看到第五军军部两千余人,新编22师余部一万三千余人,加起来一万五千余人,居然现在他们手里面还能站着走路的只有9000不到!
  
  “荒林原始,蛇虫鼠蚁这些平日里不起眼的东西,在丛林中变得海量之后,竟然成了部队伤亡最厉害的东西。
  
  自进原始丛林始,连绵阴雨,日日不止,余非与校长诉苦,但却不敢有丝毫隐瞒……”
  
  剩下的话,他都看不下去了,这差不多伤亡过半了呀!
  
  “杜光亭对不起我给他的信任,一万五千余人,居然只剩下不到9000人,差不多是一半的伤亡了!
  
  而且这居然不是跟日军作战时候的伤亡,而是在丛林里面被所谓的蛇虫鼠蚁给整牺牲损失了一半的人。
  
  他这不是带兵去打仗,他这是带兵去送死!
  
  可惜了我那从全军调集过来的精锐组成的新编22师,现在不只是装备没了,就连士兵估计能保存下来的不多!
  
  现在才走到哪?
  
  差不多一个月才走了400里地,就已经损失了几乎一半人,如果走到高黎贡山,他们原来的一万多人,回来的话,能剩下几个?
  
  照着现在这个趋势,如果丛林如此险恶,照着他们现在伤亡的速度,怕是要全军覆没!”
  
  蒋公咆哮着,挥舞着手里没看完的电报,愤怒到了一定程度,陈辞修都有点担心他暴怒伤了身子。
  
  连忙劝他:“委座,先别急,先别急,看到后面,你先看到后面!
  
  他后面写着,遇到了西南医学院的众多学生,对他们生病的士兵进行救治,现在他们还能掌握在手里的九千人,有希望全员恢复健康!”
  
  陈辞修的意思就很简单,既然能治好,那就没有什么问题!
  
  一万五千余人,还剩差不多9000人,虽然损伤差不多过半,但最起码现在还具有战斗力。
  
  蒋公听到陈辞修的提醒,才收敛了下自己的恼怒,重新读那张电报纸。
  
  这回是完完全全读完了整份电报,然后疑惑的问陈辞修:“西南医学院,这是个学医的院校?
  
  可有报上过中央?”
  
  陈辞修号称过目不忘,仔细想了想,在自己所熟知的学校里面,医学院很少,叫西南医学院这个名字的更少。
  
  “委座,属实是没有印象,不过我觉得这倒是件小事儿!
  
  委座,倒是杜光亭剩下的这9000人,可不容有什么损失了呀!
  
  那可是几乎举全国之力发展起来的机械化战车部队,这些都是人才!”
  
  蒋公点头:“38师孙抚民进印度了,英国人想对他们缴械,他们全力反抗,英国人也没有办法。
  
  现在,我打算让杜光亭转到去印度跟38师的孙抚民会合,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去印度,总比回高黎贡山要近。
  
  这样,辞修觉得如何?”
  
  陈辞修略一琢磨,觉得不错:“从他们现所在的位置,如果回高黎贡山,起码上千公里,可如果转道去印度,也不过才300km,路程近了,人员伤亡也会降低!”
  
  蒋公正是处于这样的考虑,才做出了这个决定:“电令,杜光亭部接到命令起,即刻转向前往印度,与新38师汇合接受整编!
  
  着重说一点,尽量保护所部人员生命安全,那都是国府精锐啊!”
  
  “是!”陈辞修领命而去,直奔机要室。
  
  野人山。
  
  杜长官看着电报员刚刚译出来的电报,默默看了两遍,然后递给一旁的廖师长:“委座要让我们改道印度。
  
  建楚,你对正在陈校长手中治疗的伤员以及那些病号,怎么看?”
  
  廖师长也是,把电令看了两遍,然后才把命令递给一旁的步兵指挥邓军临。
  
  “还能怎么看?
  
  照着我们这样的,如果跟陈校长的部队分开,我们能照顾得了这些伤员和病号呢?
  
  如果没有陈校长的学生,我们能带的动这些伤员和病号吗?”
  
  命令上说,接到命令时开始,即刻启程,前往印度。
  
  但是他们不确定,陈校长,是否会跟他们一起前往印度?
  
  “我当然不去,去印度干嘛?等着美国人训练我们?
  
  美国人的水平,能训练的了我的学生吗?
  
  他们在太平洋上面的表现,就是一个拿着大铁棒子找人打架的,大傻子,日本人确实拿着把匕首的灵活的刺客。
  
  美国人打仗的技术,跟日本人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傻大个,跟他们学什么?
  
  如果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美国人早就被日本人打到本土了。
  
  你们去就行,我就不去了!”
  
  廖师长急了:“陈校长,你们不跟着一起去,我的兵到时候如果再出问题,可就没办法了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