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纵横宋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八十六章、胡人服软 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张亮张大了嘴巴,拼命呼吸,口里白气直冒。
  他双手按在膝盖上面,一边摇头一边气喘吁吁:“哈将军,属下实在跑不动了。”
  “果然是一个文弱书生。”哈得乐基一边嘲笑,一边对着身边亲兵喊道,“把他架起上去。”
  两个亲兵答应一声,立即上前,架起张亮,飞快向着寺庙跑去。
  已经有了亲兵冲进寺庙,突然又有人从寺庙出来。
  他来到哈得乐基面前躬身一礼,大声说道:“禀报将军,里面没有人。”
  哈得乐基不禁一愣,不由得望着张亮。
  “哈将军,保安团早已算到吾等要来,当然和尚也跑了。”张亮苦笑,摇摇头,长长叹了口气。
  哈得乐基听到此话,不禁苦笑,寺庙还进去不?
  他的目光向四周看到,却只有看见这里有小山坡虽然不少,但是寺庙只有唯一一个。
  想了想,还是觉得寺庙保险,并没有停留脚步。
  大约一盏茶时间,哈得乐基已经与张亮进入这个寺庙。
  关帝庙大约有三亩的样子,四周都是青砖,山上还有一个池塘,水源暂时没有问题。
  哈得乐基不禁摇摇头,寺庙最多能够容纳千人,其它两千人还得在外面防守。
  这个倒是其次,但是有一个致命问题,他们手里的牛肉最多能够管两天。
  看到关帝庙,他突然想到长生天,可惜这是汉人的地盘,长生天可能管不到。
  “将军,这里是关帝庙。”一个叫做成荫千夫长仿佛想起什么似的。
  另外一个叫做阵云的千夫长摇摇头,叹了口气:“可是没有长生天,只是关帝庙。”
  “也是,关帝庙是保佑汉人,不保佑汗国之人。”刚才那个叫做成荫千夫长也叹了口气,深有同感。
  哈得乐基听到两个手下交谈,他打量张亮一眼,这个不是汉人吗?
  张亮被哈得乐基眼睛紧紧盯住不停,不禁心里有些发毛。
  难道他因为自己的计谋,要杀自己不成。
  可是如果要杀自己,为何刚才不杀自己。
  不杀自己,难道要把自己虐待自己吗?
  张亮正在想着,突然被哈得乐基一把拉了过去。
  张亮以为他要狠狠地暴打一顿,只得把眼睛闭上。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被哈得乐基连拉带拖来到一个地方。
  当他跌跌撞撞来到地方时,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关帝面前。
  他一时还没有还没有反应过来,哈得乐基已经拉着他一起跪下。
  哈得乐基嘴巴念念有词:“关帝在上,小人给你朝拜,请你保佑我们。今天没有带香,以后必定天天烧香,给你烧钱化纸。求求你保佑我们。”
  说完,他按着张亮的头颅,砰砰作响给关帝磕首。
  张亮被他按着磕首之后,想了想,他自己也三跪九拜磕首。
  浓雾渐渐散去,已经能够看见十丈开外的物事。
  陈波带领骑兵,向着前面跑去。
  由于是浓雾,马匹不能跑得太快,否则容易出问题。
  “陈将军,前面有人,好像是胡人。”一个骑兵回来,向着他禀报。
  陈波不禁大喜,一抖马缰,飞速向着前面跑去。
  只见前面隐隐约约不少人影,不过他们并没有在平地,而是在一个小山坡上面。
  山上有一些树木,胡人躲在树木之间。
  看来这些胡人果然厉害,这么快就找到一个山坡。
  陈波仔细打量,看见不少胡人似乎不少。
  他问了身边的亲兵队长:“大约有多少胡人?”
  “估计大约千人,刚才还看见一个胡人穿着千夫长的装备。”他的亲兵队长立即回答。
  保安团的骑兵还没有靠拢,突然从从树木已经飞出一片箭雨。
  保安团骑兵急忙挥舞手里刀剑,向着箭雨砍去。
  在叮叮当当之中,许多箭矢纷纷掉在地面。
  但是有几十个箭矢成为漏网之鱼,大部分插在保安团士卒身上,偶尔插在马上。
  幸运的是,这些箭矢都没有射中要害,绝大部分都是轻伤。
  陈波不禁皱眉,胡人不但在山坡上面,还有树木掩护。
  山坡本来不适合骑兵进攻,更何况这里有树木,还有浓雾。
  他手里有两千骑兵,攻下这个山坡不是问题,只是代价多少而已。
  可是小圣人要求的是,要用最小的伤亡赢得最大的胜利。
  关键的是,胡人不但这里有,其它地方更多。
  估计胡人进攻好几万人,因为现场发现羊皮舟接近一万。
  他不能把所有兵力堆积在这里,必须清剿其它地方的胡人。
  怎么办,他突然拍了拍脑袋,想起一件事来。
  他对着亲兵说道:“去把战车营的陈营领喊来。”
  不但胡人有带着旋风炮的马车,保安团也有这种类似兵器。
  不过保安团的这种装备不叫马车,而是叫着战车,充满了杀气。
  战车营一个月之前已经建立,但是一直没有派上用场。
  毕竟,保安团一直是以防守为主,一直没有进攻过。
  没有战斗可打,战车营每天就是不停操练。
  操练不但枯燥,而且非常累。
  将士们洗澡之后,唯一的念头就是睡觉。
  但是还不行,在休息之前还得听主簿唠叨。
  久而久之,将士把主将及主簿都称谓操练。
  不同的是,主将的训练称之为兵器操练;主簿的操练则是识字操练。
  比起兵器操练,将士们更加喜欢识字操练。
  咱们怎么也是说书人了,不再是粗鄙武夫,多么儒雅。
  但是最后一段时间主簿操练不吃香了,因为主簿要求识字人强读战报。
  被选中读报的都洋洋得意,因为主簿已经承认你的识字能力。
  保安团要求晋升的条件,就是看你识字多少。
  可以说,能够被选中读书的人,已经列为两个长官晋升名单之中。
  但是今天情况仿佛发生了变化,读报之人不再喜欢读报。
  读战报的人本来是一种非常荣耀的事情,可是他读着读着脸色大变。
  不但他大变,就是其它人也跟着大变。
  李小川、熊泽中、冯安勇等这些各个营,原来都是与咱们战车营一样,都是营级。
  但是他们在战场上个个立功,从普通士卒到军官个个至少升了一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