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忍界开始变革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染血与是你小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假如羽原会土遁的话,那么以目前这里对他的看管程度而言,说不定他真能实施越狱计划,然而身上有土属性查克拉不代表他能够使用土遁。
  可惜的是现在他这个半吊子忍者连一个术都不会使用。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羽原对自己的“磁遁”倒是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跟这个世界的磁遁往往只能(至少是只习惯)控制某一种金属不同,羽原的“磁遁”对所有的金属都起效,而且他能做到的事情真不少,包括但不限于改变金属的形态、硬度、韧性、温度,轻易使其震动、悬浮及以各种状态进行运动……所以这是一种更符合概念、更宏观、更宽泛意义上的“磁遁”。
  只能说“御剑飞行”不是梦,真的让人很感动。而鉴于这种原理不明的“秘术”比此前羽原想象的要强力的多,他私下里已经给这种术取了一个很合适的称呼——“门捷列夫之殇”。
  厉害是挺厉害的,但问题在于“规模”,设想一下,如果羽原是一个查克拉量惊人的忍者的话,就算他不会任何忍术,那仅凭这个秘术他也可以成为强者。然而同样很可惜的是,根据大蛇丸的说法他的查克拉水准不过普通中忍。
  那么现在就要谈到另一个问题了……一边想着,羽原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现在的他理论上已经算是个“改造人”了,问题在于他被改造的程度与成果。
  羽原接受了重吾的仙人之体因子“同化试验”,过程可谓九死一生,但这明显不是真正的咒印试验,而是咒印试验的必要前置条件。所以到头来他除了感觉自己变得更精神了一点之外,最大的收获只是他能够感受到自然能量了。
  或者羽原的想法应该更实际一些,没被当场弄死才是最大的收获。
  而不管羽原思想上多么积极都改变不了他在现实层面格外被动的事实,但这种被动却不完全是坏事……很快他就不用想什么越狱不越狱的问题了。
  躺平可能是在等死,但有时候反而能更顺利地活下来。
  标志性的变化是某一天羽原的狱友,也就是那个一直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小孩子被带走了。
  随后,羽原在某一面墙壁的后面听到了一些动静。
  牢房最里面的墙壁上有一排巴掌宽的透气孔,而这排透气孔的后面就是先前羽原曾经跟某个忍者战斗过的那个“斗技场”,通过这个透气孔,他刚好可以看到下面的情况……被带离的那个小孩子出现在了那里。
  现在轮到那孩子战斗了么?
  可当羽原看到了那孩子的对手的时候,不由的愣住了……是那个消失了几天的女忍者萤。
  一方是一个孩子,一方一看就是支援辅助系的女忍,双方不得不进行生死之战,只能说这真是个疯狂的世界……这种情况下羽原只能看着,他无力阻止任何事情的发生。
  善恶良知根本无从考虑,身在那个场合的人只有两个选择,杀人或者被杀,仅此而已。事实上哪怕是羽原,就算在先前的战斗之中留手了,且在结束之后询问了一下对手的结局,但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想过那个人可能面临的结局了……自顾不暇的时候哪有那么多心思去关注或者同情别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