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忍界开始变革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圣之教育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众所周知,忍者并不同于一般的灵长类生物,其中一部分幼崽相当不符合一般人类的发育规律,不只是身体能力方面的提前发育,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忍者幼崽脑细胞和思考能力都发育的特别快。
  
  日向宁次这些特殊个体之中并不算最特殊的一个,毕竟他的脑袋不能在七岁的时候发育成火影的脑袋,直接从幼儿园进化到了养老院,顺便思维僵化得了老年痴呆……日向宁次思考宗分之别,感受“家恨”的年纪,正是宇智波鼬思考世界和平等哲学命题的年纪,并且这个年纪都是刚断奶的年纪。
  
  但无论如何,宁次的智力和理解能力肯定比同龄幼童的平均水准高的多。
  
  紧跟着父亲日向日差的介绍,日向宁次立刻非常恭敬的对着羽原行礼,小小的人做着一板一眼的动作,理论上会显得煞是可爱,然而羽原在看向这个孩子的时候,脑子里总是浮现起对方被人一棍子插死的名场面。
  
  因为羽原并没有立刻答应日向日差,所以日向宁次就怎么默默地保持着深深鞠躬的动作。
  
  羽原想了想之后,大概理解了日向一族的考量。很明显,日向一族这是想要跟漩涡玖辛奈与“赤冕”进行接触,心思敏感、看的比较长远的人自然能明白这个组织的存在意义与可能带来的变化,但是如果日向日足以族长的身份直接靠拢过来的话,那这个信号很容易被人误解为整个日向一族的投效,这在政治上是极其不正确的。
  
  在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之中,突然进行这样的立场变更,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有人想要借机搞事,而且还是一搞就搞个大的……有些人可能不在意这种事情,但越是重视内部权力斗争的人,越不会无视这种小动作。
  
  但如果是靠日向日差,甚至是日向宁次来进行接触的话,那就完全没有这种问题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做法。
  
  “对于你们这样的忍族忍者来说,接受家族教育才是最正统也最正确的做法,我虽然有一点点实力,但这点东西与历史悠久的名门相比又算得了什么,而且我也不擅长教人……”
  
  羽原下意识地进行了拒绝,倒不是他的想法有多么复杂缜密,而是他下意识地就觉得这种事情太麻烦,教徒弟等于带孩子,羽原完全没有带孩子的兴趣。
  
  “况且,我在木叶的经历你们应该是能了解到的,直截了当的说,我并不喜欢忍族,尤其是大忍族,对于我们这样的平民忍者来说,你们都是特权阶级。”
  
  这话说的就相当不客气了,不过这绝对是事实,而不是羽原个人的看法和非理智的偏见,在木叶内部,平名忍者与忍族忍者之间肯定存在矛盾,只不过这种矛盾被压制的很好,因而有些人就算有意见,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想了想之后,羽原又补充了一句,“我也不避讳,可以告诉你们,赤冕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村内的忍者们‘机会均等’。”
  
  本来就是对大忍族有所针对的组织,结果你们还要凑过来,怎么着,毛熊加入北约是吧?
  
  不过羽原的话虽然说的坚决,可“机会均等”这种说法其实是没什么强硬感的,反倒是非常的委婉。所谓谈话的艺术,他多少也是懂一点的。
  
  日向日差笑了笑,然后一一解释,“固守传统并不一定是坏事,然而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则可能会造成一族的消亡,像日向一族这种庞大且古老的忍族所面临的问题与痛点,大概羽原上忍是无法想象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