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亮剑当战狼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79章 化险为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水原拓也讪笑了一声,心下却有些惊悸。
  
  冈村宁次如此看重他,不是什么好现象,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冈村宁次确实很欣赏他的能力,准备重点培养他。
  
  第二就是东窗事发了。
  
  冈村宁次现在是猫戏耗子。
  
  水原拓也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看来有必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准备。
  
  好在现在对八路军晋西北匪区的扫荡还没有结束,而他又没有将关键情报泄露给国民党或共产党,致使日军遭重创,所以本着不折腾的原则,冈村宁次应该还不会动他,所以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脱身计划。
  
  不得不说,水原拓也的警惕性是真高。
  
  冈村宁次反而不知道水原拓也已经对他产生警觉。
  
  冈村宁次从稻村正夫手中接过长木竿,指着沙盘说道:“诸君请看,八路军三八六旅的兵力部署大致可以分成两块。”
  
  “一块部署在崞县、平安县及安化县。”
  
  “其用意是要阻断公路,防止皇军从公路快速追击。”
  
  “另一块则分别部署在卧虎山区、九公山区以及三座县城之间的三角区域内,意在阻断我两翼山地师团的迂回通道,同时保护其主力部队身后。”
  
  说到这,冈村宁次又用长木竿用力的点了点陈庄附近。
  
  又说道:“那么现在,由于我15个步兵大队的迂回渗透,已经把南北两翼以及中间三角区域的八路军都吸引到陈庄附近区域。”
  
  “所以,此时南北两翼定然兵力空虚。”
  
  说到这,冈村宁次陡然一正脸色喝道:“命令!”
  
  整个作战大厅里的所有将领、军官便齐齐立正。
  
  顿了顿,冈村宁次又道:“第26师团立即向九公镇方向攻击前进,27师团向马兰镇方向攻击前进,75师团以及110师团向更后方旳元岙镇以及三七镇方向攻击前进,务必阻断崞县、安化及平安县八路军之后路!”
  
  “哈依!”井上靖重重一顿首,转身走进通讯课。
  
  作战课长稻盛正夫则带着几个作战开始沙盘作业。
  
  不一会,由四个师团(缺9个步兵大队)组成的四组兵棋便摆成了四个箭头,从南北两翼分别指向九公镇、三七镇、马兰镇以及元岙镇四处。
  
  ……
  
  早上四点多钟,东方天际已经微微露出了鱼肚白。
  
  旅长率领纵队司令部机关正沿公路向万马渡急进。
  
  晋西北纵队毕竟只是野战部队的雏形,许多机构其实都是由地方军区兼着的,所以机构设置还是很精简的,撤退起来也就非常快。
  
  从命令下达到机关撤离,不过半小时。
  
  当然,这也是因为地方军区机关已经先一步撤离。
  
  正往前行军呢,李云龙领着一个民兵队长气喘吁吁的追上来。
  
  “旅长。”李云龙高声喊道,“有情况。”
  
  旅长便停下脚步,沉声问道:“什么情况?”
  
  “陈司令员。”那个民兵队长敬礼道,“我是马兰镇区小队的队长,我们二分区主力调走之后,马兰镇就只剩我们半个区小队驻守,今天早上天色才刚刚放亮,就有大队鬼子从东边猛扑了过来,少说也有上万人,还有马队!”
  
  “上万鬼子?”旅长凛然道,“还有马队?!”
  
  李云龙说道:“旅长,可能是鬼子的某个主力师团!”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旅长凛然说道,“冈村宁次这個老鬼子是真厉害,居然算到了我们会放弃县城,因而提前派出重兵过来拦截!”
  
  “幸好咱们也不傻,天还没有亮就提前撤离了县城。”
  
  说到这一顿,又道:“不出意外的话,九公镇那边估计也有鬼子。”
  
  李云龙说道:“旅长,这可有些不妙,咱们三支队没有什么问题,老丁的一支队肯定也来得及,但是老孔的二支队多半会被包了饺子。”
  
  “所以我们不能让鬼子这么快就把门关上。”旅长说道,“李云龙,你马上带一个团赶去马兰镇阻击鬼子,不用跟鬼子硬拼,只要拖住鬼子就可以了。”
  
  “是!”李云龙答应一声,又扭头大吼道,“沈泉?沈泉?!”
  
  三团长沈泉闻声过来,问道:“团长,你找我?”
  
  李云龙道:“带上3团跟我走。”
  
  “是。”沈泉应了一声,回头大喝道,“3团,全体集合!”
  
  很快,李云龙就带着3团的一千多官兵向着马兰镇而去。
  
  目送着李云龙和3团官兵的身影远去,旅长忽然又想到一种可能,当即又把三支队的副司令员邢志国叫过来。
  
  旅长道:“邢志国,你带1团去守住元岙镇,防止鬼子从更远处包抄我们后路。”
  
  “可是。”邢志国有些为难的道,“旅长,老李带走了3团,2团正在陈庄配合二分区的地方武装阻击渗透进来的日军,我要是再把1团带走,司令部就只剩下少量警卫人员以及参谋人员了,那你的安全?”
  
  “我这里不会有事。”旅长沉声道。
  
  “只要你能守住元岙镇,李云龙守住马兰镇,我就不会有事!”
  
  “是!”邢志国便不再多说,向旅长敬了记军礼之后,也带着1团走了。
  
  旅长又把通讯科长叫到跟前吩咐道:“梁科长,你马上给一支队发电报,让丁伟派部队守住九公镇还有三七镇,确保通道安全。”
  
  “是。”通讯科长赶紧让人架起电台。
  
  ……
  
  与此同时,孔捷也带领着二支队主力撤离了平安县城。
  
  二支队原本有三个主力团加直属部队,足有七千多人,可现在撤出平安县城时,跟在孔捷身边的只剩两千多人。
  
  本来其实还有三千多人。
  
  但是昨天晚上温兆启把3团给带走了。
  
  看着变少了许多的队列,孔捷便不免有些心酸,娘的,一个支队七千多官兵哪,几仗下来就只剩下两千多人,得,又干回团长喽。
  
  就在孔捷黯然神伤时,身后忽然响起连续不断的爆炸。
  
  急回头看,便看到平安县城中已经腾起了冲天的火光。
  
  走在孔捷身边的关大山便嘿嘿笑起来,狞声道:“团长,这下可是够鬼子受的。”
  
  撤退之前,二支队按照纵队司令部的统一部署,在阵地上埋了大量的地雷及炸药包,做了一个大型连环诡雷,看这动静肯定是已经被引爆。
  
  就是不知道这波大爆炸,炸死了多少个日本鬼子?
  
  孔捷却道:“诡雷爆炸了,鬼子也该知道咱们已经撤了,所以再接下来肯定会对咱们展开疯狂的追击。”
  
  “噢对对。”关大山忙道,“那咱们得走快点了。”
  
  “光是快还不够。”孔捷摆了摆手说道,“记得小王跟我说过,不能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所以我们得分兵,老关你带着1团走陈庄北边,2团跟我走陈庄南边,顺便看看能不能解救几支陷在陈庄战场的部队,但是切记不要恋战。”
  
  “是。”关大山当即带着1团往北边去了。
  
  孔捷则带着2团转道向南。
  
  ……
  
  太原,第1军司令部作战大厅。
  
  水原拓也刚又去了一趟吉野家,给所有人都叫了早餐。
  
  当然,免不了又给军统太原站传递了一次最新的消息,换得一百金。
  
  冈村宁次正喝粥,通讯课长井上靖就急匆匆的走进来,顿首报告道:“大将阁下,26师团在九公镇、27师团在马兰镇均遭到三八六旅的强力阻击,独立步兵第11联队以及中国驻屯步兵第1联队的各一个步兵中队均遭到重创。”
  
  “什么?”吉本贞一失声叫道,“这不可能!”
  
  水原拓也却说道:“这应该是崞县以及安化县的三八六旅主力过去了。”
  
  “三八六旅主力?”冈村宁次神情一凝问道,“水原君,你是说陈根和王野已经预见到崞县、平安县以及安化的三八六旅主力面临危险,因而提前下达了撤退令?并且还提前派出部队抢占了马兰镇以及九公镇,以保护两翼安全?”
  
  水原拓也点头道:“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这样。”
  
  “这不太可能吧?”吉本贞一道,“如果三八六旅主力真的已从崞县、平安县以及安化县城撤离了,那第1师团以及另外四个师团为什么没有报告?这一个晚上,他们五个师团对三座县城的进攻可是从没停过。”
  
  水原拓也微笑道:“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吧。”
  
  话音刚落,便又有一个通讯参谋急匆匆走进来。
  
  “大将阁下。”通讯参谋顿首说道,“72师团急电,他们的攻击部队在最近一次攻击中遭受大型连环诡雷重创!”
  
  “什么?”吉本贞一失声道,“大型连环诡雷?”
  
  “是的。”通讯参谋道,“八路军三八六旅在平安县城的几条主干大街上埋设了大量的炸药以及地雷,做了个大型连环诡雷,72师团的攻击部队不知道三八六旅已经撤离,一时不察遭受重创,投入进攻的两个步兵中队均遭受重创。”
  
  “八嘎!”冈村宁次咬牙切齿道,“狡猾狡猾的!”
  
  顿了顿,冈村宁次又道:“命令72师团立即追击,这样的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绝对不能轻易错过,一定要尽可能杀伤三八六旅的有生力量!”
  
  “哈依!”井上靖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便又有通讯参谋进来。
  
  “大将阁下,第1师团、74师团急电,他们在崞县、安化县城的攻击部队均遭到三八六旅的诡雷袭击,死伤惨重!”
  
  “我知道了。”冈村宁次沉声道,“命令第1师团、74师团对三八六旅展开追击,电告中泽君和柳原君,一定要像疯狗般死死咬住三八六旅,绝对不能让三八六旅轻易脱身,就算最后被他们逃掉,也非要他们脱层皮!”
  
  “哈依。”井上靖再次顿首。
  
  ……
  
  重庆黄山官邸,云岫楼作战大厅。
  
  常凯申起床之后没有去嘉陵江边的步道散步,而是径直来到了作战大厅。
  
  楚云飞和唐纵昨天晚上一夜没睡,都在值班,看到常凯申进来赶紧敬礼。
  
  常凯申摆摆手,旋即又问唐纵道:“乃建,昨天晚上可有最新消息传过来?”
  
  “有。”唐纵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半夜的时候,王站长又发来一封密电,向我们报告了晋西北战事的最新进展。”
  
  楚云飞接着说道:“已经全乱套了。”
  
  “全乱套了?”常凯申道,“全乱套是什么意思?”
  
  “校长你看。”楚云飞指着沙盘道,“日军发起渗透的那十几个步兵大队已经完全跟三八六旅的地方部队搅成一团,难分敌我了。”
  
  常凯申低头,目光落在摸拟沙盘上,果然看到日军分成了一个个步兵中队甚至于步兵小队,八路军也分成了连排,这些中队小队和八路军的连排完全搅成一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场面真是乱的一批。
  
  看到这,常凯申便有些懵。
  
  当下常凯申问道:“乃建还有云飞,那这个局面对谁有利?”
  
  “当然是对日军有利。”唐纵说道,“不管怎么说,日军都占着绝对的兵力优势,就目前的这个局面,三八六旅的南北两翼已经等同于不设防。”
  
  楚云飞接着说道:“如果日军再投入四个山地师团从九公镇、马兰镇南北对进,就可以完成对崞县、平安县及安化县的三八六旅主力的合围,还有滞留在万马渡附近的将近一百万晋西北百姓只怕也是难逃一劫。”
  
  常凯申心下狂喜,脸上却不动声色。
  
  当下常凯申问道:“那么日军南北对进了吗?”
  
  “目前还没消息……”唐纵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有一个通讯参谋急匆匆走进来,将一封电报递到唐纵的手里。
  
  唐纵看完后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乃建。”常凯申便问道,“是王家铤的电报吗?”
  
  “校长,是王家铤的电报。”唐纵道,“上面说,冈村宁次已经命令第26师团等四个山地师团分别向九公镇、马兰镇、三七镇以及元岙镇等方向攻击前进,不出意外的话,三八六旅这次肯定是要完了。”
  
  楚云飞闻言也是沉默不语。
  
  这次他也觉得三八六旅怕是凶多吉少。
  
  “这么说来,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是真的难缠。”常凯申悚然道,“幸好这个老鬼子调去了华北,要是他还在武汉的话,头痛的就是国军了。”
  
  唐纵又说道:“不过三八六旅肯定不会束手待毙。”
  
  “那是肯定的。”楚云飞道,“三八六旅肯定会反扑。”
  
  说到这里一顿,楚云飞又道:“以我对这支部队的了解,越是胜利在望的时候,你就越是不能够掉以轻心,因为无论身处在什么样的绝境之中,这支部队都能在你想不到的地方向你刺出致命的一剑!”
  
  “用三八六旅的一个团长的话说就是,”
  
  “哪怕是个死,老子也要溅你一身血。”
  
  “你就是个虎,也要掰掉你满嘴尖牙!”
  
  常凯申凛然道:“这个团长叫什么名字?”
  
  “他叫李云龙。”楚云飞说道,“大别山人。”
  
  “李云龙?”常凯申道,“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楚云飞道:“就是上次学生跟校长提及过的那个人。”
  
  “原来就是他。”常凯申欣然说道,“云飞,下次见面你就告诉他,只要他肯转投国军阵营为党国效力,我就立刻任命他为89师副师长!对了,还有寻个王野,就让他当89师的少将参谋长好了,就让他们在云飞你的手下听令。”
  
  “是!”楚云飞闻言大喜。
  
  ……
  
  陈庄附近,某散兵坑。
  
  魏西来将趴在洞口的鬼子尸体拖回到地道。
  
  这个鬼子刚刚已经被魏西来干掉,一刀从这个鬼子下腹部捅进去,膀胱都捅穿。
  
  接着魏西来又从洞口回到散兵坑,刚一露头,就从好几个方向同时打过来几排子弹,打得散兵坑四周的地面噗噗的往外冒烟。
  
  要不是魏西来缩得快,直接就被打成筛子。
  
  “驴日的。”魏西来缩回地道,对地道内的王野说道,“队长,周围全都是鬼子,我们是闯进鬼子窝了。”
  
  段鹏说道:“看来这个村庄的地道已经被鬼子给占了。”
  
  “他娘的,这下咱们被困住了。”魏大勇道,“这四周到处都是鬼子,挨个清理的话要清理到什么时候?可是从地面走的话,那就会变成活靶子。”
  
  “意料之中。”王野道,“其实周围未必就都是鬼子,肯定也有我们的人,只不过不能确定我们是敌是友,就只能跟着开枪。”
  
  魏西来说道:“这不全乱套了吗?”
  
  “早就乱了,彻底乱了。”王野点头道,“鬼子的十几个步兵大队,还有咱们的三个主力团和三个军分区的部队已经完全搅成一团,这一万多将近两万人都困在以陈庄为中心的这十几公里区域之内,都搅成一团浆糊了。”
  
  “一团浆糊?”段鹏道,“这下可怎么吃啊?都没办法下嘴。”
  
  “没法下嘴也得吃。”魏大勇闷哼一声道,“俺就不信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和尚说的没错,吃不下去也必须吃下去,胃撑破了也得吃!”王野沉声说道,“凡事开头难,咱们就从这团浆糊的中心一点点往外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