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女剑修开始快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5章 白莲花表妹重生了 3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谢莲青轻声细语地劝道:“姨母,表姐也是病糊涂了,您别和她计较。”
  刘氏欣慰地看她一眼:“知道你心软,别为她求情了,不值得。姨母幸好有你。”
  七杀看得目瞪口呆。赵明昭都吐血了,刘氏竟还无动于衷。不是说母女连心吗?不是说血浓于水吗?
  身为一名剑修,她还是太孤陋寡闻了。
  001的声音似乎有一丝幸灾乐祸:“宿主,血白吐了吧?不要妄想一招制敌,重要的是剥下谢莲青女主光环的过程。”
  吐几口血倒没什么。赵明昭身体里积压了太多的郁气,吐血有好处。但是,普通凡人并不能像她那样调节身体,到吐血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好了。她还以为,刘氏至少会对谢莲青产生一点怀疑。
  没想到是这种结果。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亲情的沦丧?
  七杀正想得入迷,没防备金鱼忽然冲了出去。
  金鱼满脸泪痕,一头撞向谢莲青:“你害死了二小姐,我跟你拼了!”
  嗯,这才是看到亲友吐血的正常反应嘛!不过金鱼啊,我并没有死。这个莽撞无脑的小丫环,倒和小师妹瑶光有点像。
  屋里有十多个丫环婆子,怎可能让金鱼撞到正得主家欢心的表小姐?七手八脚扭住金鱼。
  刘氏气得发抖:“反了反了!果真什么样的主子养出什么样的下人,拖下去打死!”
  金鱼边挣扎边哭叫:“二小姐,金鱼无能,不能给您报仇,黄泉路上我等着您,咱们来世再做主仆。”
  刘氏的怒骂声、谢莲青的劝慰声、奴婢们忙着拖金鱼,屋子里乱成一团。
  七杀有点替赵明昭感动。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梅瓶,用力摔在地上。终于所有声音都止住了,全都看向她。
  “母亲,你的右腹部是否时常隐痛?早上起来还会头晕?有时候右手使不上劲,肩膀酸疼?月事还经常延后?”
  刘氏狐疑道:“你怎么知道?”前面的症状,她可能无意中对明昭提起过,但月事太过私密,她也不好意思往外说,只有贴身伺候的丫环知道。
  七杀:“谢莲青也给你下了毒。你要是再接近她,可能只有四、五年时间了。”一眼看过去,她就知道刘氏身上有哪些不适。
  不信谢莲青给女儿下毒,和听到谢莲青给自己下毒、还有损寿数,这完全是两码事。内心深处,刘氏对谢莲青依然深信不疑,但还是下意识地抽开被她挽住的手。
  同时斥责七杀:“你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谢莲青一阵心凉。看,人家是亲母女,无论赵明昭如何胡说八道,刘氏还是对自己有了防备,枉费之前自己对她那么好。本来决定多加点灵泉水在刘氏的补养品中,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喂狗也不给她。
  谢莲青泪如雨下,扑通跪在刘氏面前:“姨母,表姐容不得莲儿,您送莲儿回去吧。毒害姨母、表姐的罪名,莲儿背不起。莲儿也是清白人家的闺女,受不得这等诬陷。只求往后姨母保重身体,勿以莲儿为念。”
  听听,多会说话。就算真下了毒,估计谢莲青也能为自己辩白。七杀正感叹着,就听门外一声暴喝:“我看谁敢让你走!”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