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后保卫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各怀鬼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月华一早就猜想到,依照廉氏的脾性,自己肯定少不得要受排揎,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廉氏竟然是快刀斩乱麻,这样干脆利落地就要将她赶出侯爷府,随便寻个人家打发了。
  
  想她好歹也是名门之后,那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她竟然寻了京城的婆子待价而沽,寻找门当户对的门庭,然后上赶着去人家提亲么?她以后岂不是颜面扫地,沦为别人口中的谈资,一辈子的笑柄了。
  
  廉氏这分明就是钻了太皇太后态度暧昧的空子,左右她在侯爷跟前是坚决地拒绝了入宫的,太皇太后也没有坚持,而且在几位舅爷跟前只字未提。她做主将自己嫁了也无可厚非。
  
  若是能给寻一户家风秉性都正直宽厚的好人家也就罢了,偏生廉氏面甜心苦,嫉恨心理强,从来容不得别人比常凌烟强上一丝半点,若非名声考虑,巴不得她与凌曦等姐儿发落在尘埃里遭人践踏才好。现如今对自己正是恨之入骨,难保不从中作梗,故意挑拣那些顽劣不上进的纨绔子弟,日后好看自己笑话!
  
  月华躺在床上,气得浑身直颤,如若不是这样的关头,只怕就扯过被子掩住面委屈地哭两声了。
  
  “小姐......”香沉的话音里忍不住带了轻颤,默默地握住了她冰凉的指尖,话说了半截,却不知道怎样劝慰。
  
  月华暗里咬了银牙,直咬得牙根发酸:“香沉,我什么都不争,在这侯爷府里,这样委曲求全,她们竟然还容不下么?”
  
  “往好处想想吧......小姐不是常教导奴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么,兴许是喜事。毕竟几位舅奶奶都在跟前,又得了太皇太后吩咐,会给您做主寻个好归宿也不一定。”
  
  香沉说这话,没有一点底气,声音愈来愈低,自己都无法信服:
  
  月华闻听心里却不由一动,泪光潋滟的眸子里倏忽升腾起骄阳一般的璀璨,将所有氤氲的雾气尽数消散,她反手抓住香沉的手,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急切:“香沉,年后上元节凌媛小姐送的那些小玩意丢在哪里了,赶紧拿一两样给我。”
  
  香沉一愣:“那些破烂玩意儿,香澈小丫头稀罕,尽数收着呢,小姐要那个作甚?”
  
  “机会来了,你随便取一两样偷偷给我。”
  
  香沉不明所以,但是知道肯定是有妙用,轻手轻脚地穿过正厅,避过院中几人的目光,去了她与香澈的房间,一顿翻找。
  
  庭院里,丁氏与李氏也终于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五夫人丁氏更是不动声色地在心里百转千回,思忖了一个彻底。最初,她也以为自己与五爷失算了,太皇太后可能并没有让月华进宫的心思,不过是见到这丫头孤苦伶仃的可怜,随口一提也就罢了。但是往深处去想,廉氏这样迫不及待,难保不是因为觉察到了月华对常凌烟的威胁,所以才着急忙慌地将她赶紧打发出去!
  
  也就是说,廉氏与褚月华如今已经是两个对立面,是作壁上观还是站入一方队伍?站到谁的队伍,又如何站队?这很重要,万一廉氏得逞了呢?
  
  按照常理来说,丁氏不应该搀和进来,得罪廉氏,因为常凌烟与褚月华无论是谁进宫为后,她都能受益,顾此失彼,委实不是明智之举。所以一时间就有些踟蹰。
  
  而三夫人李氏原本就是望风而动,自始至终都没有查看明白这情势,不过她与廉氏素来不对付,所以听廉氏这样提起,下意识便脱口而出:“咱常家院子里的姐儿纵然不能得太皇太后指婚,那也不能操之过急,还需放出风声等男方求娶,哪能上赶着去男方家里提亲?你也不怕落了侯府的颜面?”
  
  丁氏也试探道:“论起来凌曦比月华还要大上一岁,那丫头是不是也有了合适的人家?”
  
  廉氏深深地叹口气:“这后娘难做啊,知道的,是凌曦这孩子一直挑肥拣瘦,总是碰不到中意的人。外人还以为是我这做后娘的不亲厚。可咱也不能老是顾忌这长幼有序,就耽误了所有姐儿们的终身大事不是?”
  
  月华搁屋子里侧耳听着外间几人说话,丁氏说话大多不偏不倚,好似是要明哲保身,不想过多掺合。
  
  她轻咳两声,带着两分朦胧睡意,慵懒地问:“香沉香澈,是谁在外面说话?”
  
  香沉应声自外间走进来,将一枚桃木簪子递给月华,月华顺手簪到了发髻里。
  
  “小姐,是大舅奶奶和三舅奶奶,五舅奶奶来看您了。”
  
  “哎呀,你们怎么不早些将我唤起来,好生失礼!”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