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后保卫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三章 东窗事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啊?”众人皆瞠目:“这孩子怕不是魔怔了?怎么会想不开呢?”
  
  二奶奶司马氏唇角翘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掏出帕子抹抹指尖,竟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话也不多说,径直向着前厅走过去。李氏见有热闹可看,窜得比兔子还快,竟然抢在了廉氏前面,只留下丁氏一人,有片刻的疑惑,低头沉吟半晌,方才尾随了上去。
  
  前厅与后厅之间,也仅仅只隔了几步远的一条花廊,几人三步并作两步赶至前厅的时候,月华跟前的丫头香澈瘫软在地上,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吓得,小脸苍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也断断续续。
  
  “魏嬷嬷敲了几声门,都没人应声......觉得不好,就撞开了屋门,见小姐已经双脚悬空,悬在了房梁之上......”
  
  常乐侯听到这里,急得一跺脚,已经一头冲了出去。
  
  “那她现在到底是怎样了?”廉氏一脸急切地问。
  
  香澈摇摇头:“我们将她解下来,魏嬷嬷照着心口一顿揉搓,已经缓缓醒了过来,只是发了疯一般,非要寻死觅活,我们实在拦不住,香沉吩咐我跑过来请舅老爷和舅奶奶过去一趟。”
  
  听到香澈说月华没有性命之忧,廉氏方才舒了一口气,竖了柳叶眉,气哼哼道:“我倒要过去问问,我廉氏又从不曾苛待她半分,今日这样的唱和,要死要活地作妖给谁看!”
  
  香澈想要辩解,怯生生地欲言又止,把话咽了下去。
  
  李氏斜睨廉氏一眼,唇角一抹讥诮:“我这还正心惊胆战地心疼呢,大嫂先顾忌起自己的脸面来了,怪不得人家都说‘差一点,白瞪眼儿’,这外甥女跟亲闺女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廉氏受了讥讽,正欲还嘴,丁氏已经上前扯了李氏的袖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嘴皮子,快些去看看月华丫头吧。若非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何至于寻死觅活的?”
  
  司马氏也斜睨了廉氏一眼,眼皮一撩,带着鄙夷的冷笑,然后冲着端坐在太师椅上依旧稳如泰山的二爷道:“虽说后院不方便,但是你是月华的娘舅,人命关天,一道去看看吧。”
  
  廉氏被李氏撩拨起来的怒火被司马氏那一瞥,就感觉是兜头浇了一瓢冷水,心里开始发毛。她开始思忖,褚月华不早不晚,偏生挑拣了今日这个时候作妖,难不成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若是几位爷也掺和进去,万一有自己的什么不是,可就不是妯娌之间的闲言碎语那样简单的事情了。
  
  她计较片刻,便赶紧抬手拦阻,丁氏已经一把搀住了她:“大嫂的手怎么有些抖?莫不是也被吓到了?我搀扶着您吧?”
  
  廉氏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可不就是,月华丫头那也是我心头的一块肉,只觉得心惊肉跳的。”
  
  丁氏将她半抬半架,也不容她开口,转身向着五爷常至信暗中使了一个眼色。一行人连同族中两位长者立即起身向着后院月华的住处走过去。二太爷房中两位子媳也相互对视一眼,跟过去看个热闹。
  
  一行人赶至的时候,月华已经被常乐侯劝住,靠在魏嬷嬷的怀里,泣不成声,哭得如着雨梨花,娇盈孱弱。
  
  香沉跪在面沉似水的常乐侯跟前,浑身瑟瑟发抖,连声讨饶。
  
  “你家主子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寻短见,你们这些做丫头婢女的,见天在身边伺候着,本侯就不信会一无所知。”
  
  常乐侯雷霆大怒,居高临下地看着香沉,浑身透出的熊熊怒气里,迸射出他自己都浑然不觉的威慑。
  
  香沉支支吾吾,瞟一眼随后赶至的众人,匍匐在地,重重地叩头:“是香沉多嘴,说了不该说的话,都是香沉的罪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