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后保卫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章 教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常凌烟对于这些奢华的日常用度有着极敏锐的觉察力,她知道车上的人非富即贵,身份必然了得。而且,她眼尾一扫,便从那只修长如玉的手上读懂了许多有关于它主人的信息。
  
  她平素有自己的伎俩,不过是在褚月华跟前自觉高人一等,呼来喝去习惯了,所以不屑于使用罢了。如今眼见周围围观者众多,窃窃私语,立即伸手掩住半个芙蓉面,双眉一蹙,眸中凌厉与怨恨尽数内敛,水雾蒸腾,然后凝聚成盈盈一汪委屈,瞬间泪落如雨,洇湿了脸上的胭脂。
  
  “表姐固然是落井下石脱离了我常乐侯府,将我们弃如敝履,独自富贵,但是亲戚的情分还是在的,何须这般决绝?你就这样容不下妹妹么?”
  
  话说得凄凉哀怨,跟前的丫头香离立即愤愤地打抱不平:“五年的养育之恩她都可以恩将仇报,小姐你还巴巴地过来看她作甚?她夺了夫人这多财产去,总是过得比我们安逸。”
  
  跟前围观的百姓原就不明就里,听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立即心生正义凛然,对着月华指责议论。
  
  绣娘们亲眼见常凌烟适才是如何出言不逊,又是如何演戏造作,贼喊捉贼,顿觉义愤填膺,想要与围观百姓们说道个清楚明白。
  
  褚月华抬手制止了几人,笑得天高云淡,神清气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任她乱吠就是,我们回去继续干活。”
  
  几个绣娘不甘地冷哼一声,虽是满心气愤,但也不想得罪常乐侯府,听了月华的话就一同转身欲走。
  
  常凌烟当众挨了她一巴掌,怎么会轻易便息事宁人,上前一步楚楚可怜道:“姐姐虽然的确是忘恩负义,唯利是图,但是凌烟并不怨恨你,你打我骂我我也不怪,只要你消了气就好。母亲也十分牵绊,叮嘱我多来探望,唯恐你孤身一人,受了委屈。姐姐今日若是不便,凌烟改日再来。”
  
  褚月华却是头也不回,只冷冷地道:“不必了!”
  
  常凌烟愈加可怜,忍不住呜咽出声,丫头在近前添油加醋地劝解。
  
  “打了人就这样心安理得地走了,我长安什么时候竟然容得下这般张狂狠毒的妇人?”
  
  一声清冷诘问,每个字都似乎裹夹着逼人的寒气,令闻者顿觉如至严冬凛冽的北风之中,呼吸间心口都被刮沁得彻骨寒凉。
  
  华盖马车车帘一晃,一柄闪着流光的白刃自车厢里疾射而出,越过常凌烟,竟是径直向着月华的方向。
  
  褚月华对于别人的质问并不以为意,只佯作没有听到,刚刚一脚迈进绣庄,就觉察到身后有暗器破空之声,气势如锥。她自幼曾经跟随父亲习得一招半式,身手比起常人要敏捷许多,心知定是适才那清冷如冰的声音主人在为常凌烟打抱不平。
  
  她一把拉开身边的绣娘,自己脚下微错,一招步踏金莲,脸颊堪堪避过那道寒光,擦着耳边闪电一般滑过,凌厉的锋刃将扬起的秀发削落一绺,在半空中留恋徘徊片刻,方才挣扎着飘落下来。
  
  那暗器“啪”的一声钉在门扇之上,犹自发出“嗡嗡”的金属铮鸣声。
  
  月华顿时恼了,哪个女子不爱护自己的如云秀发?更何况此人不问青红皂白,但凭常凌烟三言两语的惺惺作态,便断章取义,狠下杀手。若非自己躲避及时,就凭借那暗器蕴含的力道,定是要将自己头部开出一个窟窿,性命不保!
  
  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月华愤怒地扭头,看那马车的奢华气派,主人怕就是一个惯常为非作歹的世家子弟!她几乎是想也不想,拔下头上一根簪发银簪,毫不犹豫地就挥手甩了出去!
  
  银簪是径直向着马车车帘的方向,凭借自己的身手,未必就能伤得了他,月华只是想借此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慨。
  
  马车前端坐的车夫怀中抱着一根乌漆马鞭,一直纹丝不动,犹如铁铸,待银簪临近,抬手一扬,鞭梢将银簪卷住,轻巧地落在了车厢之上。而车夫依旧端坐,犹如泥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