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皇后保卫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六十章 一言定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    也难怪,当初自己父亲褚陵川乃是被常至义所害,这样机密的事情,李腾儿竟然想要告知给自己知道,背后又是怎样的盘算?是想消除自己与西凉之间的仇恨,让自己心甘情愿地嫁入西凉,还是想要借助这仇恨,让自己失去太皇太后的庇护?
  
      陌孤寒将面前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从那时候起,你就开始了部署,所以在上元节那日,安排了第一次明目张胆的暗杀,暴露了喋血堂。”
  
      邵子卿不置可否,只是反复摩挲着手里的杯子:“这是下下策,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对付你。我期待的是,一场公平的对决,在战场之上,你我二人决一生死,或者以天下为棋,你我各执黑白,杀个痛快淋漓。”
  
      陌孤寒不急不恼,像是与友人对饮,将自己壶中酒斟倒在邵子卿杯中,唇角微勾:“朕是无论如何都猜想不到,暗算朕的,竟然是你,虽然当时那刺客在刺杀朕的时候,已经露出了马脚,但是朕仍旧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
  
      邵子卿抬眼看看月华,无奈地苦笑一声:“为了周起见,我不得不费尽心机地去遮掩,想方设法让你们怀疑到常至义的身上,那样,他残害褚陵川的罪行方能大白于天下。”
  
      “若是换做别人,不是月华,你露出这么多的破绽,兴许就会杀人灭了,是吗?”
  
      邵子卿笑笑,略有醉眼惺忪:“不定。一条人命远远没有千秋霸业来的重要,唯独月华不一样。”
  
      月华默然片刻,终于忍不住开:“你醉了。”
  
      邵子卿换做浅酌,一一地喝,然后仰起头来,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放浪形骸,青楼买醉,可惜,从来就再也没有醉过。”
  
      陌孤寒不悦地轻哼一声:“当着朕的面,邵相最好是收敛自己的言行,有些话还是藏在心里的好。”
  
      邵子卿拿过他跟前的酒壶,自顾给自己的杯子筛满酒:“如今邵某已经是阶下囚,生死不过是在你的一念之间,还有什么好怕的。有些话,再不出,只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陌孤寒阴沉着脸,举起杯子,酒到杯干。
  
      “你觊觎朕的江山,朕可以容忍,毕竟,这江山是天下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但是,你垂涎朕的皇后,朕无法容忍。你应该努力撇清关系才是,兴许还能给你一条生路。”
  
      邵子卿不以为然地笑笑:“如论我是否出,我喜欢月华都是不争的事实,就像是巍峨泰山一般屹立在这里,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为什么要欲盖弥彰?”
  
      “的也有几分道理,”陌孤寒咂摸咂摸嘴,似乎是在回味酒的甘冽:“就算是你费尽心思遮掩,你仍旧是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朕早就知道你喜欢她。”
  
      邵子卿将他跟前的酒杯斟满:“所以,在我照顾月华的那段时间里,你才会吃味,安排了那么多的差事给我,让我无暇分心去陪她。若非那时候,我心有忌惮,对月华若即若离,态度隐晦不明,我相信,月华绝对不会爱上你。”
  
      陌孤寒颔首,微笑着看一眼月华:“或许,毕竟你邵相温润如玉,举世无双,这魅力世间怕是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
  
      邵子卿自嘲一笑,不置可否。
  
      “我有几句话,想跟月华单独。”
  
      “话无不可对人言。”陌孤寒不假思索地拒绝。
  
      “你在害怕?”
  
      “呵呵。”陌孤寒清朗一笑,站起身来。
  
      “若是在以前,朕不得不承认,你邵子卿在世人,包括朕面前,都可以有优越感。你才比子建,可分八斗,貌若潘安,雅盖王侯,胸怀经天纬地之才,身负武林不传绝学。若是这世间运气有十分,你邵子卿可独占八分,真正的得天独厚。朕也自惭形秽。
  
      所以,有你比拟,朕曾经对月华没有丝毫的安感,害怕自己不够优秀。但是如今,哼......”
  
      “如今怎样?”
  
      “你连一点男人的担当都没有,不过是区区鼠辈,何足挂齿?朕又有什么好怕的?”
  
      邵子卿握着酒杯的手就是一僵,猛然使力,那白玉杯瞬间在他的指尖碎裂,碎玉直接扎进他的手心之中,殷红的血渗出来,一滴一滴滴落在碎玉之上。
  
      陌孤寒的一句话,比这碎玉还要锋利,直接扎进了他的心里。
  
      “胡!”他一向从容淡然的脸上难得的慌乱。
  
      陌孤寒讥讽一笑:“你自幼太优秀,所以你容不得自己失败。每次有困难或者难以抉择的事情,你总是选择逃避,懦弱而没有担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