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纨绔邪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赴宴武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月儿一连制作了五个,然后将这些半成品,都端端正正的摆在他的面前:“只是帮你制作粗坯,不坏规矩的。父亲他以前制器,也是我在帮他。”
  
      “真的?那可要多谢你了!”
  
      嬴冲感激的笑了起来,这可算是帮了他的大忙。其实这个青玉蝶,最难的部分就是蝴蝶的外壳。必须像是真的,别人才不会在意这一只小小蝴蝶。换成是自己,看到一只丑八怪般,明显有雕刻痕迹的蝴蝶在眼前飞,不怀疑才怪。
  
      至于里面的那部分及符阵,反而较为简单。
  
      而月儿制作的青蝶外壳,却能以假乱真,比之他自己雕出来的,不知要好看多少。且这三个半成品,更使他省去至少两日时间,
  
      原来如此,那安王嬴冲说月儿能助他制器,还真是不假。
  
      忍不住又摸了摸月儿的头,嬴冲意外的感觉手感良好。那月儿先是像猫咪一般眯起眼,现出了迷恋享受之色,不过随即就反应过来,立时将他的手拍开。
  
      这时嬴冲才发觉,这小丫头的力量,似乎很是恐怖。只是随手一挥,就使他的手震得生疼。
  
      “父亲说女孩家的的头不能让别人随便摸!”
  
      月儿一声怒哼后,又继续坐回到了角落里。
  
      嬴冲颇觉有趣的看着这一幕,又思忖了片刻,才又开始了青蝴蝶的制作。
  
      他以前觉得这小丫头哭哭啼啼很烦,又怀疑那安王嬴冲心存恶意,所有既防备又排斥。
  
      可如今却觉这月儿,颇为可爱,已经在想办法让这丫头接受自己。
  
      他这么做,也有功利方面的考虑,月儿有这样的本事,光是炼器方面,就能成为他最好的助手。
  
      此外那安王在留言中也提过,月儿的战力不错,比拟高阶天位。可惜他以玄宙天珠逆转三十载时光,本身余力已穷,无力助月儿摆脱时光之力的影响。
  
      此时月儿只能托庇在日月炼神壶内,才能存身。一旦她走出去,必定会被那时序洪流,彻底压垮,
  
      只有在这个时代,慢慢适应了之后,月儿才可走出这炼神壶。
  
      所以这段时间内,这丫头都只能呆在这里,孤身一人,确实蛮孤寂可怜的。
  
      日后自己如有时间,倒不妨多来陪陪她。
  
      就在这孜孜不懈的忙碌中,又是一两日过去,转眼间就到了十月九日,正是武威王府宴宾之日。
  
      一大早,安国公府就有管家奉嬴定之命过来接人。嬴冲此时的大自在玄功,已经渐入正轨,只需再过个二十几日时间,就可打通震脉,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些破事?所以哪怕明知这次武威王府之行,可能与自己日后的妻子‘叶凌雪’有关,嬴定也不愿浪费时间。
  
      换在先前几日,他多半是从善如流,去武威王看看热闹也不错,可如今又哪里有这个闲暇?
  
      安王对那叶凌雪情深意重,视为一生挚爱,可安王是安王,并不是他嬴冲。
  
      他不觉得自己,会对那叶凌雪动情。自己这一生,也未必就一定要走那位安王嬴冲的老路。
  
      然而安西伯嬴定,这次却使出了杀手锏,让那管家直接在他面前转述道:“禀世子爷,老伯爷他有交代,你这次若不愿去赴宴,那他就直接就为你向昌西伯府的三女下定了。”
  
      嬴冲闻言,脸色就差点绿了。昌西伯府的三女黄熙风,是朝中昌西伯唯一的嫡生女儿,三年前就对他倾心不已。
  
      这位不但出身好,人也长得不错,可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武力太强。十四岁就已经是八阶武君,被视为未来的天位强者。
  
      那女人看起来瘦弱,很好欺负的样子,可其实衣服里面全是硬实的肌肉。连性情也是霸道无比,嬴冲不过与她见了七次面,就被揍了五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