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纨绔邪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七三零章 以战促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是不太可能,可却由不得他们!”
  
      嬴冲神‘色’傲然,语中则满含嘲讽,不屑一顾:“一个月内,他们如还不肯将罪魁祸首‘交’予我武安王府处置,那么本王必亲领大军,将他们长生道踏平!”
  
      郭嘉闻言,不禁一头的冷汗。心想长生道的问题,哪里需要如此麻烦?这不是越来越复杂么?
  
      长生道堂堂大教,大秦三大圣宗之一,哪里可能将自家的祭酒‘交’出,任由武安王府处置?如此一来,长生道的颜面何存?
  
      可要解决这事,其实也简单之极。武安王府大可连同天圣帝,白云观,甚至双河叶氏,巴江嬴氏,一起向长生道施压。
  
      如此一来,不难使长生道低头赔偿。还可更进一步,‘逼’迫此宗处置罪魁祸首,甚至取消天河元君,继承长生道主的资格。
  
      可似嬴冲这般,反而会适得其反。似长生道这样的顶尖大宗,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此事一旦摆上了台面,双方反而没有了退步协商的余地。也无疑是将长生道,彻底推向了静池剑斋的怀抱。
  
      且此时要踏灭长生道,谈何容易?
  
      “殿下——”
  
      郭嘉下意识的就‘欲’劝说,可当他望见嬴冲那一脸‘阴’戾,鼻孔朝天,杀意沛然,又满不在乎的模样,就又把话吞了回去。已心知他家的这郡王,又到了发神经的时候。
  
      这个时候劝说,是决然没用的,他绝不可能辩得过一个脑袋里进了水的家伙。且估计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别想与正常武安王说上话,
  
      ——这位能够保持一日多时间的清醒,已经很不错了,自己不能强求更多。
  
      且估计劝已没用,那嬴鼎天唯嬴冲之命是从,无论嬴冲要做出什么荒唐事情出来,那位都不会拒绝。
  
      这个时候,想必前去长生道下帖之人,已到了路上。也就是说,此事已基本没挽回的可能。
  
      既是木已成舟,那么此时自己劝有何益?倒不如想想看,如何化害为利。
  
      郭嘉心思微转,又转而一笑:“所谓名正才能言顺,郭嘉斗胆就请殿下再传一符,命谢安兄弹劾长生道攻杀朝廷大臣,意图祸‘乱’朝政。并尽力以三法司名义下文,通缉天河元君,并且取消长生道岁供资格——”
  
      ※※※※
  
      同一时间,静池剑斋之主洛神衣正立于咸阳城外二百里的云空中,负手远望着那座正银装素裹中的巨大城池。
  
      此时她的肩侧与右‘腿’处,仍有伤口未愈,鲜血淋漓。都是半个时辰前那一战,被始龙甲与嬴月儿联手所伤,也使得她不得不退离,远避到了此间。
  
      可此时的洛神衣,却全无心思去理会这身伤,而是神‘色’郁郁,远远眺望着那城中的武安王府。
  
      ——哪怕是隔着二百里,洛神衣依然能将那座占地近万亩的王府一览无余。
  
      而她的身后,那秦可人与素如雪,则是各自面‘色’苍白,神情悲伤憔悴。尤其前者,眼中甚至直到如今都没有任何焦距,浑浑噩噩,仿佛行尸走‘肉’。
  
      直到洛神衣一声长叹,而后长袖一甩,发出了一道金剑,直击三万丈云空时,二人才被惊醒。
  
      当她们本能的上望时,就又见那金剑,赫然放出了万千剑华,飞‘射’向四面八方,遮蔽一方虚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