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周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16:锋矢折冲,死不旋踵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周兵败了,周兵败了……哈哈哈……”
  汉军本阵,驻马高坡的大汉皇帝刘崇远远的看到了,大汉先锋张云翼正率领着铁骑如倒卷珠帘般的驱赶着周兵,一瞬间只觉着自己年轻了三十岁,他高举令旗,大声喝道:
  “全军,冲锋。”
  “全军,冲锋。”
  汉军本部大军如泄闸的洪水,乌压压的向前压去,当者立碎。刘崇站在坡地上,仿佛看到了这股潮水淹过长平,淹过潞州,跨过黄河,最后汹涌着将汴梁淹没,他忍不住拨剑高呼:
  “大汉必胜。”
  “大汉必胜。”
  汉军先锋张云翼跃马横枪,周军一触即溃,胜利来的令人难以致信,初时还有一瞬间的犹豫,但转眼就明白过来,敌寡我众,这支敌军根本没有战意,他忍住了仰天长啸的冲动,率领铁骑如虎驱羊般的追击。
  他有意的控制着马速,按压着冲锋的节奏,让恐惧在敌军中多漫延一会吧,让恐惧崩溃所有敌军的斗志和战意,当他们所有人把后背转向过来时,那才真正的屠戮盛宴。
  周军果然如他所愿,大叫着,疯狂着,手足无措的开始奔逃,丢盔卸甲,各色旗鼓弃了一地,还有些人竟然弃了刀枪跪伏于地,颤抖着哭喊:“大汉万岁。”
  一股热流涌向眼眶,大汉万岁。张云翼心中默念一句,将手中长枪高高扬起,大声嘶吼着,声音透过头盔罩面传将出去,锵锵如铁:
  “大汉万岁,杀……”
  麾下铁骑开始全力策马奔驰,如闷雷般的从左右两侧滚滚而出,冲入溃逃的周军中,枪挑刀劈,轻松的如老农割麦,眨眼间,地上已倒伏大片的尸体,血流成河。
  战马在咆啸,甲士在嚎叫,三千铁骑的热血在杀戮中熊熊燃烧,如汤泼雪般的伏化一切。张云翼隐在铁甲后面的脸上开始浮出笑意,胯下战马感受着主人的兴奋,也忍不住一声长嘶。
  忽然,退却的兵潮中突兀的显露出一块坚石,那是一小簇绝望的周兵,虽然他们在溃奔的同伴对比下显的异常稳定,不动如山,但视死如归又如何,终究是螳臂当车。
  眼下不是纠缠的时候,扩大战果要紧,何况后军步兵已经呐喊着冲锋而来。张云翼号旗轻挥,指挥铁骑依旧向前追杀,只分出一小队铁骑咆啸着向那中流砥石碾压过去……
  ……
  离这半里地开外的地方,周军中军本阵,面沉如水的郭荣猛的一拉脸上的面罩,“呛啷”一声拨出宝剑,“都给朕杀上去,杀!”
  不能败,这一败所有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这一败,所有的努力都成空,这一败,才刚刚稳定的中原又将燃起熊熊战火……
  一败就是永远。
  郭荣发起了冲锋。他从来没有想到,一向以勇猛著称的樊爱能会临阵溃退,一直以沉稳著称并有大功于国的何徽却弃阵而逃,那跪地求饶高喊“大汉万岁”的声音,如毒刺般的钻进他的心底,搅的他痛心彻肺。
  在这危机之际,如果老天真要自己败的话,那也要轰轰烈烈的战死。
  战死。
  死战。
  一员大将跃马扬弓,抢在他前头,大喝一声:“使乘舆受敌,安用我辈!”话音未落,手中连珠箭射出,已先将敌军矢尖冲锋的将领射下马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