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周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98:话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西秦与中宋大战将即,南唐李煜生起野望,打算混水摸鱼,其隔壁邻居,湖南周行逢却只带着不到二十人的扈从,来到了益州。
  
  不得不说,上位者必有常人所难及之本事。
  
  人称“屠夫”的周行逢,在审时度势上就比一般人远高一筹。
  
  他的起家,几与战功无关,但每次都站对了位。当年其两位上司不和,他站在王进逵这边,杀掉对手刘信后,王进逵得了大头,进驻武陵,他得了“小头”占了潭州(长沙)。
  
  同僚潘叔嗣谋反,他按兵不动,结果王进逵死,潘叔嗣面对空城不敢进,求着周行逢上位,周行逢一进城,立马举起屠刀,潘叔嗣为他作了最好的嫁衣。
  
  郭荣征淮,他积极举大军响应,杀人夺粮抢地盘,在南唐后院搅的天翻地覆,赚足了身家。
  
  南汉想降周,他却中途扮起盗匪,将进贡使杀的干干净净,郭荣还得捏着鼻子对其厚加赏赐。
  
  对外如此,对内更为不堪,杀人都不用理由,以至于其夫人都不愿意与他同榻,说其反复无常,德行俱无。
  
  可就这样一个混子,眼光却极长远,历史上,他安排身后事时料事如神,谁会叛,该怎么办,办法一二三四五,都一一交待清楚了才闭眼,果然,其子周保权就凭着老子的本事,真的久享福贵。
  
  现如今,因为秦越的横空出世,历史走向了岔道,但丝毫不阻碍其对时局的判断,手掌后世湖南全境,外加鄂赣部分地区的周行逢不仅毫无称帝打算,在这关键的时期,却轻车简从的来到了益州,很霸气很无赖的对负责接待的唐诗说:“待某家看了你们的天雷神罚再说话。”
  
  西郊一日游后,他对秦越隆而重之的行了君臣之礼。
  
  提的要求也很光棍:“老夫行将就木,这颗人头陛下看着用,但某家几个不成器的子女,万请陛下给安排一个好前程。”
  
  面对这样一块滚刀肉,秦越想发脾气都找不到由头,只能把盏共饮,笑语风生。
  
  远在北国的契丹皇帝耶律璟却再一次拒绝将士南下,理由,他们打他们的,与我大契丹何干?
  
  南院大王耶律挞烈看了看醉眼惺惺满面绯红的皇帝陛下,终是无奈的告退,出御帐时见到侍中萧思温,忽然突兀的说了句:“老夫老了,眼花花的竟然什么也看不清楚了,萧相若有灵丹妙药,但试无妨。”
  
  萧思温一怔,旋既笑道:“某这便觅良医,有些病,总要治上一治,试上一试才行。”
  
  ……
  
  ……
  
  这些,与宋炅仿佛已没什么相干,这位曾经奋发图强过的大宋皇帝,如今已沉醉于本能的欢愉中。
  
  佳丽三千,已很难起兴了,除非边上有人助威,渐次的,观战队伍又从宫女、内侍扩大到了画师,让那些丹青妙手将其的伟器雄姿一一描绘出来,非如此,难雄起,不快活。
  
  而且,他只对熟妇感兴趣,因为这一特殊的爱好,后宫中出现了难得的和谐。
  
  朝廷上也诡异的默契起来,文官互相攻讦的奏疏少了,武将大大咧咧的样子不见了,互相见了无不彬彬有礼,客客气气。
  
  最热闹的却要属洛阳。
  
  这座汴京的后花园里,云集了诸多的老牌士卿,很多人经历过后唐、后晋、后汉、后周那风起云涌的时间,早把死生度之身外,偷得浮生半日闲,变着花样儿享福。
  
  琴棋书画,花鸟鱼虫,酒色财气,牌九麻将,品茗听曲,怎么惬意怎么来。
  
  因为老牌士卿太多了,很多老家伙哪怕是皇帝当面,都可以依老卖老装聋作哑摆着谱的,所以公认的,开封府尹是最难当的,洛阳府尹则是最憋屈的,平素都少出门,搞不好出了门就得做一做扶老人过马路的好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