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奥灵猎人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百七十一章 终极底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先前的『血爆』之技,虽然释放出了足以击溃整座空间的离谱威力,但是却也在同时让血匠猎人消耗了前所未有的庞大血量。
  
  足足2710吨的血液......
  
  倘若是换做刚刚突破五重噩梦境界时期的耶尘来承受这份代价,那么就算能够保住性命,他也绝对免不了当场昏死过去的下场。
  
  不过,此时此刻,一切都变得今非昔比了。
  
  现在,耶尘的肉体强度以及造血能力正在不断地上涨,不断地提升,仿佛根本看不见成长的上限在哪里!
  
  所以,血匠猎人最终挺了过来!
  
  在承受了『血爆』整整2710吨的血液消耗量之后,耶尘没有昏迷,没有倒下,反而屹立不倒,挺拔如初,就这么再一次站在了丁摩洛的眼前!
  
  只见那对湛蓝色的双眸,尽管夹杂着浓郁的疲惫,尽管压抑着明显的痛楚,但是却仍然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正在死死盯着丁摩洛的身影,仿佛只有猎物的死亡才能够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感受到了耶尘这道犹如死神一般狠戾的视线,半跪于地的丁摩洛当即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嘶!”
  
  于是,积木小丑随即拼命催动自己虚弱的身躯,想要起身,想要后退,想要与眼前这个恐怖的怪物拉开距离!
  
  只不过,心脏先前所遭受的血针重创,以及今天发动第三回『灵界』所造成的精神震荡,却是让丁摩洛四肢发软,全身无力!
  
  现在的积木小丑,就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是转身逃窜了!
  
  而就在丁摩洛满脸惊恐却又动弹不得之时,耶尘那张流淌着汗水、血水、湖水的脸庞,则是轻轻做了一道深呼吸,仿佛在为自己最后的一攻积攒着最后的气力。
  
  “呼......”
  
  下一秒,带着双眼之中平静如水却又深沉似海的杀意,耶尘一言不发地向丁摩洛直接伸出自己的手掌。
  
  哗!
  
  他的背后,血光暴绽。
  
  只见『吞主画蟒』的庞大身躯从中显现而出。
  
  再然后,带着一脸的狂暴与煞气,小蟒毫不犹豫地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就这么将血光凝聚的喉咙径直锁定了数十米开外的小丑身形。
  
  而这正是『蟒王血炮』蓄力发射的征兆光景!
  
  耸耸耸——————!
  
  注视着巨兽这道宛如炮台一般的发光巨口,感受着足以震碎四周空气的能量乱流,丁摩洛的眼神瞬间涌现出了浓烈的恐慌。
  
  然而......
  
  这股情感色彩仅是在积木小丑的眼中闪烁了短短一刹那,旋即就被一股疯狂暴戾的狠辣凶光给取而代之!
  
  无论如何,丁摩洛始终都是欢愉剧院的第一小丑,始终都是活过了一个世纪,驰骋无数沙场,见惯无数生死的老手。
  
  所以,纵使此时此刻背负了万千劣势,也仍然无法阻止他清楚认识自己的当前处境!
  
  (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是,现在,这个小鬼确实把我逼到了绝路,确实让我再也没有了半点后退余地......)
  
  (事已至此......除了以死相拼之外,自己已是别无它选!)
  
  (嘿......嘿嘿嘿......)
  
  (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就来吧——————!)
  
  想到这里,丁摩洛双眼血丝喷张,面容狰狞扭曲,甚至是咧嘴展现出了一道疯狂的笑容!
  
  (能够把我硬生生逼到这种地步,不得不说,你这个怪物小鬼的确厉害。)
  
  (可是啊,想要把我丁摩洛给彻底逼死,却又是另外一码事啊!)
  
  (现在,我就如你所愿,抛开一切多余的包袱,尽情地和你拼杀到底——————!)
  
  (来吧!来吧!来吧!)
  
  (让我们看看,究竟是谁才有资格站到最后吧——————————————————!)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积木小丑的心态,终究是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亡命之徒!
  
  他不再奢求之后还有机会逃命了!
  
  他不再渴望未来还能继续像以前那样苟延残喘了!
  
  反正,降临于这个世界的命运对丁摩洛来说,一直是个痛苦不堪的负担!
  
  而耶尘如今所放出的死亡施压,也终于让丁摩洛下定决心,再也不想计较之后的一切后果!
  
  这个瞬间,积木小丑的内心只保留了最后那么一个念头!
  
  那就是,自己必须要把眼前这个血匠猎人给碎尸万段!
  
  为此,他如今最该做的不是被动防守,而是主动出击,将“一不做二不休”这个理念贯彻到底!
  
  无论付出何等代价......
  
  丁摩洛都绝对不能咽下这口气!
  
  哪怕同归于尽也好......
  
  丁摩洛都绝对不能让这个该死的敌人全身而退,如愿以偿,誓要将耶尘一块拖入自己即将奔赴的地狱之中!
  
  怀揣着这番报复一切的疯狂恶意,丁摩洛的手掌用力一甩,当即从小丑手镯内召唤出了某样黑不溜秋的事物!
  
  它的外型看起来就像是一颗黑色的石榴,表面生长着近百颗密密麻麻的球形果粒,通体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寒至极的诡异气息!
  
  而这正是欢愉剧院的院长弥昆,先前交付于丁摩洛之手的临别赠礼......
  
  来自于深渊的果实!
  
  此时此刻,生长在其表面的每一枚果粒,都是一颗独立的深渊之种!
  
  只要丁摩洛将这种蕴含高浓度深渊因子的媒介服入体内,同时主动打开自己内心大门将其纳入怀抱,那么他的身体就能够瞬间感染深渊的气息,当场结出深渊的核心!
  
  这样一来,丁摩洛就能够拥有深渊那道标志性的超凡特性......再生之力!
  
  作用对象不光包括宿主肉体,更是连同宿主整个精神意志一起恢复痊愈的......
  
  永无止境的森源再生之力!
  
  而这正是丁摩洛如今用来与耶尘进行最后拼杀的终极底牌!
  
  于是,带着满腔的疯狂杀意,丁摩洛没有犹豫,没有动摇,犹如饿虎一般猛然张开自己的大嘴,直接将整颗深渊果实塞入口腔,再是狠狠碾下自己的牙齿!
  
  吧唧!
  
  下一秒,漆黑色泽的浓郁果浆随即从丁摩洛的嘴角爆溅出来!
  
  与此同时,整整近百份深渊之种的力量则是化为成千上万缕阴冷的寒风,当场席卷了丁摩洛的四肢百骸!
  
  而丁摩洛本人则是面目贪婪,混然不拒,直接将这些深渊之力通通汲取得一干二净!
  
  于是,经过这么一番类似于自杀般的疯狂行径,丁摩洛的血红心脏就这么瞬间染尽漆黑,就这么迎来了全方位的质变!
  
  于是,经过这么一番类似于自杀般的疯狂行径,丁摩洛的血红心脏瞬间染尽漆黑,就这么让他的血肉之躯当场迎来全方位的质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