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八章 入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小郎君,我在这边……抓不到我……哎哟!”
  假山下,杨珍和彩烟彩云两个大丫鬟玩着躲猫猫抓人的游戏。这两个女孩并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多少也跟着学过一些武艺步伐,不过在杨珍诡谲的身法面前,还是先后被追上。
  彩烟率先被擒,杨珍随后朝彩云追去。看着这个俏丽的丫鬟在自己面前还想挣扎,他顿时想起被她捏在手里的“把柄”。当然现在已经称不上把柄了,他那夜的糗事早已传的赵府下人丫鬟人尽皆知——指望一个女孩子为你保守秘密简直是天方夜谭。
  想到这里,杨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狠狠的一个巴掌便拍了下去。
  “哎哟,好疼啊!”彩云捂着她的翘臀,眼圈都红了。
  “哈哈!”杨珍有种大仇得报的痛快:“现在换你们来抓我了。”
  “我不跟你玩了,小郎君你太坏了,呜呜。”彩云痛得都哭了。她又不傻,知道杨珍这是在公报私仇。
  ……
  他们现在身处一处宅院之中。这院子佳木茏葱,奇花熌灼、又有水榭歌台,雕梁画栋,正是那日赵有廷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和郡城一样,这里整个也是一个大庄园,内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院落,住着赵氏家族最重要的族人。此处正是秦氏以前的居所,这次自然又将她们安顿在这里。
  与郡城不一样的是,那里只有有限几个地方,如水蘅院、药园等设置了调温阵法。这里却是整个庄园都布设了阵法。外面的赵镇白雪飘飘,这儿却是温暖如春天,鲜花经年怒放。
  这已是他们入住这个小院的第三天。前两日,大家都没怎么出门。夫人不愿和这儿的人应酬,嬷嬷作为外面来的供奉,也没有多少相熟的人。大家就在这院子里,听杨珍讲讲故事,看小丫头舞舞剑,欣赏两个大丫鬟载歌载舞,再被嬷嬷表演的法术弄得一惊一乍,玩得不亦乐乎,其趣融融。
  杨珍现在大概知道些夫人和祖宅这边的关系。赵家一共有两位紫府老祖,一位是元均老祖,全名赵乐隐。老宅这边的几任族长,包括现在这位,还有众多的筑基长老,比如冯思思的公公,都是此老的直系后辈。
  这位老祖仙龄已过五百岁,对于紫府修士六百年的寿命来说,这个年龄也已经开始步入老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将逐渐衰退。
  另一位柘溪老祖,全名赵北卿,正是秦氏的公公,赵玥儿的亲爷爷。此人年龄将近三百岁,正是壮年,如今在云霄宗身居要职。
  这两位紫府老祖一内一外,是赵家在涫阳郡、乃至在许国地位权势的最大依仗。
  只不过赵北卿虽然比赵乐隐小四辈,却并非他的直系后人。他这一系很早就是旁支,人丁也不旺盛,直到出了他这个天才,才重新被赵家主枝所接纳。
  因此,如果只比较上面这些,秦氏在赵家的地位其实是不如冯思思的。这两人说来也有趣,年龄一样,出身相仿,资质相差仿佛,相貌更是各擅胜场。她俩当年都是郡观学堂的同窗,都在云霄宗的入门比试中被刷了下来,然后又同时在被赵家资助的进修堂继续修炼了两年。在十六岁的时候,她们又一起被赵家选为媳妇。
  只不过一个嫁给了紫府老祖唯一的儿子,另一个嫁给了筑基长老的嫡子。但冯思思的公公,做为族长一脉的嫡枝,在赵家人脉广泛,如鱼得水,掌握的资源更是秦氏这边望尘莫及。所以最初,冯思思在修炼上的进度是要稍快于秦氏,在家族的影响力更远在秦氏之上。
  然而,随着赵玥儿的出生,秦氏的地位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再也不是冯思思可以企及的。原因无他,赵玥儿是水系单灵根,是赵家这五百年天赋最好,最有希望进阶金丹的后辈。赵家若想成为金丹家族,成为许国最显赫的势力,赵玥儿便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这个世界虽然被天地法阵压制,孩童要到十二岁才可能具现灵根。但单灵根因其灵根属性单一,强度更实,在母胎时天地法阵并不能完全压制,所以出生时都会显现出来。只是在随后的日子会继续受到压制,慢慢消隐。到了十二岁那年,才重新具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